编者按: 如今已经成为创业公司孵化的典范,是最为成功的创业孵化器。在 YC 迎来 7 岁生日之际,创业教父 Paul Graham 写下本篇讲述了 YC 如何诞生。文中充满了大师睿智,非常值得一读。  2005年 3 月 11 日夜里,我和 Jessica 正在往家的方向走。Jessica 当时在一家投行工作,但是她不太喜欢那份工作。于是她面试了一家波士顿 VC。那时的 VC 也和现在的一样:花很长的时间决定是否投资。于是我告诉 Jessica 说她们应该改变 VC 的一些方面:投更多更小的投资,投黑客、年轻人等等(这些后来成了 YC 的核心思想)。  那时我也刚刚在哈佛大学本科生的一个计算机社团进行了一次创业讲座。我突然发现我虽然一直想做一些天使投资,但是到现在一直还没有做。另外我也想和 Robert Morris 还有 Trevor Blackwell 再一起做些事。  在路上走着走着想法就逐渐成型了:我们可以创办自己的投行,Jessica 可以就在自己的投行里工作。当我们走到 Walker 街道的时候,我们下决定做了。我出资 10 万美元,Jessica 加入。后续两天,我又说服 Robert 和 Trevor 加入,他们每人投资 5 万美元。于是 YC 以 20 万美元起家了。  起先公司名字还不叫 YC,而是 Cambridge 种子基金。不过这个名字并不为人所知,因为几天后当我们正式宣布成立公司的时候,名字已经改成了 YC。因为我们意识到我们做的可能是全国性的一件大事,而不想让其紧紧的被捆绑在某一个具体的地方。  起初,我们还只有部分 idea:那就是我们打算做标准化的种子投资。而在 YC 之前,种子投资一般是很随意的。比如你从你朋友的亲戚那里获得 1 万美元,但是整个投资的条款非常糟糕,投资人、创业者甚至律师都不知道该怎么写具体文件。事实上,对于标准化种子投资的想法我们借鉴了我们之前创办 Viaweb 时的模式。那时我们从朋友 Julian Weber 那里拿到 1 万美元起家,他是我们在哈佛大学研究生绘画课老师 Idelle Weber 的丈夫。Julian 懂得做生意,但是也谈不上很会那种。他是一名律师,除了给我们 1 万美元,他还教我们怎样做业务、帮助我们在难关的时候保持冷静。而作为回报,他获得 Viaweb 的 10%。我那时想 Julian 赚大了,但是转念一想没有 Julian 我们还真成不了大事。因此这算是一个双赢,于是我们觉得对于 YC 这种模式肯定会很有空间。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现在最为核心的思想:同步孵化一批创业公司。或者我们当时也许有,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模式的重要性。我们一开始的想法是在即将到来的暑假孵化几个创业公司。这样做的原因并不是我们认为这就是最好的方式,而是我们想先试着学学怎样做天使投资,而启动一个本科生的暑假创业计划似乎是最快的方式。另外,本科生们利用暑假创业的机会成本也是最小的,因此我们鼓励他们去创业或许不会感到太过罪恶。  我们知道,本科生们会提前准备他们的暑假计划。于是我们做了我在创业讲座里教他们的理念:快速推出。我们快速的推出了暑期创业通知。  事后证明,我们真的非常幸运。因为一个暑假的长度正好符合孵化一个创业公司的周期。到现在我们的时间几乎还和最开始的那批一样。  我们也非常幸运,第一批的学生创业者是如此的优秀。事实上,我们开始完全没想到会在第一批里赚钱,就把那批当成了教育成本和慈善捐赠。但是事后却证明那批创业者很棒,我们到现在都和一些创始人保持很好的友谊。现在,你们或许很难想像到那时的 YC 是那么的不被人注意。我也完全不责备当时人们没有很认真的看我们。因为我们自己都没有很认真的对待第一批孵化。但是随着暑假的推进,我们对这些创业公司取得的进展感到非常的惊叹。其他人也开始赞赏我们。我甚至和 Jessica 给我们的孵化营发明了一个词“YC 效应”。我邀请成功人士来 YC 做晚餐演讲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印象都是这是一群童子兵。但是当他们走的时候,他们的印象却是这群年轻人确实有可能成功。现在由于 YC 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因此你们也许不再惊叹我们孵化那些奇怪的 idea 了。但是这也是我们一步一步取得的成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特别喜欢那些被视为“玩具”的 idea 的原因——因为我们一开始成立的时候也被人们这样看。  而当我们看到了同步孵化公司的好处后,我们也决定保持这种模式,一年孵化 2 批。  我想如果我一开始有足够的时间的话,也许 YC 会在 Berkeley,因为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但是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在 Berkeley 找房子。我们甚至没有时间在其他任何地方找房子。唯一的方式就是让 Trevor 把他在 Mountain View 的巨大的房子让出一部分来。事后证明选在 Mountain View 是对的,因为那是创办像 YC 这样的公司最理想的地方。写到这里,唏嘘感叹不甚良多。我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晚宴,我有警告所有的创业者不要碰墙壁,因为漆还是湿的。

  昨天起,Twitter 上 Instagram 同步来的照片此起彼伏,很是欢乐。Instagram 出了 Android 版本,用户们很活跃。我拿着 iPhone 想到 Galaxy Nexus 日版价格突破 2500 元,心里愤愤不平。难道觉得 iPhone 卖的太贵的我只是少数人吗?  iPhone 卖的太贵了,淘宝上 iPhone 4 港行要价 3600,而港行 iPhone 4s 更是高达 4300 。  有那么一段时间, iOS 凭借成熟的系统环境拉开了和 Android 的距离,但随着 Android 系统的不断雕琢,这个差距已经不值得拿来说事儿了。Android 4.0 集各家所长,在最新的旗舰 Galaxy Nexus 上运行如飞,就一台不安装任何第三方应用的手机来说,Android 和 iOS 已经做到了平起平坐。  让我继续选择 iPhone 的原因只剩下了一个:独占应用。Path,Instapaper,Instagram,Flipboard 等应用是我的最爱。  “独占” 这个词语对于游戏玩家来说很是熟悉。一个游戏主机,为了占据相当的市场份额就要想法设法让一些王牌游戏只在本平台发布。“独占” 的发起方有很多理由,比如 “我们拥有更好的开发平台” “我们拥有更多的用户” “我们的用户更愿意购买高价的产品”。但总有厂商经不起诱惑开始为全平台开发游戏。这个时候他们的说辞也很有针对性 “原来他们的开发平台也很好用”“原来他们也有很多用户”“原来他们的用户也很喜欢花钱”。  同样的事情也在 iOS 和 Android 的抗争中发生了。以上应用里已经有超过半数登陆 Android 平台,iPhone 作为应用资源的独占方已经开始式微。  当少数 iOS 优秀应用进入 Android 的时候给应用本身带来了活跃作用,例如 Asphalt 登陆 Android 平台后可能促成玩家跨平台对战。但对于拉拢用户购买 Android 的作用不大。  但随着大量标杆型 iOS 应用进入 Android 市场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以往作为一名 iPhone 用户我总会牛逼哄哄的用 Path 去分享生活,我会牛逼哄哄地用 Instagram 拍下照片然后分享去社交网络。那些带着独占应用后缀的信息让我获得了很多优越感,这是购买昂贵 iPhone 的一种投资回报。现在,这份回报正在减少。  IT 时代的变化是迅速的,就在去年我还写下 ,今年我已经准备着叛逃。看来该烦恼的应该是苹果公司了。能否启用独占策略将优秀应用圈在 iOS 阵营内?或许是烧掉一点现金的好方法。

路演宣传视频  北京时间 5 月 4 日消息,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 IPO (首次公开招股)路演宣传视频中称,五年后几乎人们所使用的每一项应用可能都以某种形式与 Facebook 相整合。  Facebook 周四确定了 IPO 发行价区间,为每股 28 美元至 35 美元,共发行3.374亿股股票。若以超额配售 15% 并按发行价上限计算,此次 IPO 融资最高达 136 亿美元,估值最高达 960 亿美元。  为此,扎克伯格与 Facebook CFO 戴维·埃博斯曼(David Ebersman)、首席运营官沙里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产品副总裁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等高管录制了 IPO 宣传视频。扎克伯格  扎克伯格在视频中称:“我是伴随着互联网一同成长起来的。大家知道,在中学时代我就使用谷歌和雅虎等搜索引擎,我当时认为他们所做的是最令人吃惊的事情。这是我所生活年代的完整代表,而如今,人们能够访问所有的信息,真正需要寻找的往往是人们本身。因此,当前人们所关注的最有趣的事情是生活中的好友的动态,而这是互联网所没有提供的, 需要人们来共享。即使在最初,当 Facebook 还是一个校园网络时,我们就在考虑这个问题。只是当时我们还不敢确信,这件事情将由我们来做。”产品副总裁考克斯  随后,产品副总裁考克斯对 Facebook 的历史和产品进行了介绍,其中谈到了社交图谱、The Hacker Way 和时间线(Timeline)等。考克斯称:“我们正在改变人类的沟通方式。”对于时间线,扎克伯格将其称之为“单一页面上的生活故事”。  为了迎合开发人员,扎克伯格称,在赢得足够的流量后,Facebook 开始考虑其他人能够如何利用该平台。对于 Facebook 而言,这是至关重要的。期间,扎克伯格谈到了长期合作伙伴《纽约时报》和数字音乐服务 Spotify。  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谈到了 Facebook 的业务模式,谈及耐克和时装零售商 J.Crew 时, 桑德伯格称,用户与企业之间的沟通与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一样。而另一家合作伙伴、冰激凌厂商 Ben & Jerry 称,在 Facebook 上投入 1 美元可获得 3 美元营收。  此后,桑德伯格还谈到了 Facebook 广告的精准性。桑德伯格称,Facebook 广告的精准性高达 90%,而业内平均水平仅为 30%。  CFO 埃博斯曼介绍了 Facebook 的财务数据,如每用户平均营收。埃博斯曼还证实,Facebook 考虑向非游戏应用开发人员征收低于 30% 的支付税(taxe on payments)。  最后,扎克伯格给出了 Facebook 将续写辉煌的另一个理由:五年后,几乎人们使用的每项应用都将以某种形式与 Facebook 相整合。

  百度移动事业部发布的《2011Q4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中国移动用户虽以 43.6% 的份额居于首位,但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份额显著增长,中国移动的垄断优势不再明显。  这份报告是借助百度搜索以及终端适配技术进行样本统计的。报告显示,在 Android、iOS 用户接入上,中国移动的垄断优势已经不再明显,且在 Android 和 iOS 用户中份额流失较多。虽然中国移动第四季度以 43.6% 的 PV 占比居于首位,但并未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拉开很大距离。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则呈现全年扩张趋势,用户 PV 占比分别为 29.7%、26.6%,表现抢眼。  报告称,中国联通拥有较快的 WCDMA 网络,在 3G 运营方面表现突出,再加上率先引入了苹果 iPhone,在移动互联网方面再胜出一筹。此外,2G 网络接入占比最高但呈下降趋势,3G 和 Wi-Fi 的使用越来越多;Android 和 iOS 用户对于三种网络接入方式的选择则更为均衡。  报告认为,伴随中移动的垄断优势减弱,运营商呈现出相互制衡的行业格局。  除了运营商的角力外,值得注意的是,在终端争夺上,诺基亚和山寨机尽管一直处于下滑趋势,但在 2011 年第四季度,诺基亚、山寨机和三星依旧占据列移动互联网手机品牌前三位,PV 占比分别为 27.8%、20.4%、和8.7%。  此外,在 TOP20 机型中,iPhone 以4.48% 的 PV 占比一枝独秀,而其中 14 个位置都被诺基亚各型号所占领,可见作为老牌劲旅的诺基亚势力依旧。  继三星之后,苹果与华为并列第四,PV 占比均为4.4%,HTC 则以4.0% 的占比紧随其后。值得关注的是,华为已超过 HTC 和摩托罗拉,PV 占比增长迅猛,而三星也是涨势一遍。报告认为,在 Android 系统内的手机的天下还难有胜负之分,这只是一场才开始的战役。  除了移动终端平台,移动互联网应用也是竞争最激烈的领域之一。2011年应用商店整体格局表现为“四足鼎立”的格局,以苹果 AppStore 为代表的平台应用商店、以移动 MM 为代表的运营商应用商店、以安卓市场为代表的第三方应用商店、以及以百度应用为代表的应用聚合平台,纷纷加入到用户下载入口的争夺战之中。  报告称,截至 2011 年年底的 App Store 的应用总数已经达到 50 万以上,继续保持每月5% 左右的增速。而 Android Market 则凭借系统的开放,应用数量增长到 40 万个,增速达到了9.3%。  报告认为,随着 HTML5 等移动互联网新技术的崛起,App 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火爆,而包括互联网、运营商、传统 IT 企业等在内的各个企业,围绕着 App 进行的移动互联网生态圈的竞争,将变得更加的激烈。  “移动互联网行业已经不是单个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联合了上下游合作伙伴在平台、产业链、生态圈等层面的高级别竞争,‘赢家通吃’诱惑将使得移动互联网的明争暗斗不断涌现。”报告最后说。

  近日,RIM 公司产品管理副总裁罗布·奥尔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证实,RIM 未来将会为 PlayBook 产品提供最新的 BB10 操作系统更新。  罗布·奥尔说:“目前,公司第一部搭载 BB10 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产品将会在今年年底推出,这一计划将不会发生任何改变。并且在这之后还会为 PlayBook 产品提供 BB10 操作系统的更新服务。”  虽然 PlayBook 将会获得 BB10 操作系统更新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具体的更新时间仍未明确。毕竟上个月 RIM 公司才为 PlayBook 提供了 OS2.0 的更新。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5-05 05: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