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4 日消息,近日,爱立信与日本软银移动签署协议,双方将在 900MHz 频段上部署 HSPA 演进无线接入网。其中,爱立信将在东京等地区为该网络部署多模无线基站 RBS 6000。  据了解,根据协议条款,爱立信将提供包括网络设计、系统集成咨询和网络部署在内的多项服务。部署完成后,软银移动将扩大网络覆盖,丰富移动宽带体验。  爱立信称,与软银移动的合作,将进一步加强 HSPA 演进网络的建设,以便解决用户数据呈指数级增长而带来的复杂问题。  软银移动表示,由于软银移动面向的大部分是高端移动宽带用户,所以未来会不断升级网络,部署最新技术满足客户需求,并充分利用手中的 900MHz 频段。

  诺基亚董事长约玛·奥利拉(Jorma Ollila)透露,该公司将推出一系列平板电脑和“混合”智能设备,以期扭转手机业务的不利局面。奥利拉表示,诺基亚有望凭借令人振奋的产品和服务扭转销量和利润的下滑趋势。  在 1992 年出任诺基亚 CEO 之后,奥利拉用十年时间,将诺基亚从一家举步维艰的芬兰工业集团,打造成了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市值也从6.5亿欧元(约合8.5亿美元)暴增至 3000 亿欧元。  但从 2008 年起,该公司再度陷入困境,迟迟未能在智能手机市场有所作为。不仅在高端市场面临苹果和三星的竞争,还在低端市场遭遇亚洲厂商的阻击。  三星上月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终结了诺基亚 14 年的霸主地位。奥利拉承认,诺基亚在智能手机革命中反应太慢,尽管该公司早在 2006 年就已经发现了这一重要趋势。但他也表示,新产品和服务的结合将扭转局面,该公司的新产品将充分把握时机。  “平板电脑是重要产品,所以我们将会着眼这一市场,今后将有不同的混合体和不同的形式。”奥利拉说。  奥利拉支持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与微软合作生产智能手机的决定,这也是埃洛普出任诺基亚 CEO 以来的第一个战略决策。然而,诺基亚的 Windows Phone 手机至今表现平平,未能对苹果和三星的主导地位构成威胁。  但奥利拉却表示:“我对现状很满意。如果竞争对手很强大,就需要些时间。”  “2008年中至今已经 4 年了,回报似乎没有达到预期。公司明白这一点,并且普遍接受了现实,但我们当时还不具备软件开发能力,尤其是平台软件开发能力。”他说,“竞争对手反应更快,推出产品的速度也更快。

  “你来是因为产品,你留下是因为生态系统。”(You come for the product, you stay for the ecosystem.)  这句话是 Asymco 的 Horace Dediu 在点评美国智能手机市场“暴发户”Android OS 时发出的质疑声。他通过发现,iPhone 2007 年发布至今,经受了消费者选择的考验,用户忠诚度已经培养起来。在 2012 年 2 月,已经有高达一半的 iPhone 购买者是升级换代。而 Android 还处于迅速圈地的过程,其抢占的是那一批非智能手机用户,用户忠诚度还没有建立起来。  Dediu 最后在结尾说:忠诚度是需要去挣取和珍藏的,即“你来是因为产品,你留下是因为生态系统”。  这句话,用来质疑微软和诺基亚阵营,比质疑 Android 更具杀伤力。  4 月 8 日,诺基亚 Lumia 900 在美国上市,这里暂且不谈周日发售“”的现象。单就价格和产品做工来说,Lumia 900 在那里获得满口赞誉。它被称为“水灵灵的姑娘”,通话质量好,外观独特,设计大胆,“可以击败众多比它更贵的手机”。尤其是 99 美元的定价,非常有杀伤力,甚至比 Android 还更能吸引眼球和激发购买欲。    诺基亚在“你来是因为产品”上得分,甚至被:无须成为“iPhone 杀手”,只须接管 RIM 的市场份额——后者市值暴跌、高管离职、市场份额下跌),诺基亚就能在美国市场获得机会。  我整理了 comScore 过去几年公布的数据(08 年数据来自 ),来看一下诺基亚在美国市场有什么样的机会:  2008 年 9 月开始(那个月份 Android 手机刚刚诞生),至 2012 年 2 月,美国智能手机市场换了几拨人:  单纯从市场份额来看,RIM 和 WM/WP、Palm 更多的份额是被 Android 接管。但正如 Forrester 分析师 Rottman Epps 所为诺基亚辩护的一样:“黑莓用户已经习惯为数据付费,他们有意或无意地排斥苹果或 Google 的生态系统”。这是诺基亚的机会。当然,诺基亚的机会还来自 50% 的非智能手机用户(日本的智能手机普及率是 64%,高于美国)。    低价和好的硬件做工,或许能帮助诺基亚打江山,但“保江山”的重任,显然更多倚重于微软。但微软的“慢”,能否在“留下是因为生态系统”上得分仍然存疑。至少 Lumia 900 引起的热烈关注,对微软的质疑声:  如果说应用缺少,还可以通过进行弥补的话,那么诸如 Gmail 邮件标题乱码这样的小问题这么久了还得不到解决,就实实在在是“太慢了”。3 月 28 日诺基亚发布会上,中国电信的董事长王晓初发言期待“阿波罗”,不少开发者也表示期待阿波罗的新升级,但“阿波罗”又能改变多少现状呢?何况是半年后的事情。有不少开发者跟我说微软在开发层面真的很厉害,包括封装开发包、简化开发工具、增加新特性等等,但在 Windows Phone 这个棋局中,微软应该更快速地成为一家消费公司,而不仅仅是技术公司。  7 万个应用,可以慢慢积攒,英国调查机构 Ovum 的分析师 向纽约时报说,微软 Marketplace 应用数量超过 10 万个,将会是一个里程碑事件,而微软可能马上要宣布应用数量达到 8 万个(7 万的数据是在 2 月 25 日宣布的,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所以,应用数量应该不会成为“留在生态系统”的最主要因素——假如市场愿意给微软 2 年时间的话。    更重要的,两年后微软能够成为对消费者和蔼可亲的消费公司吗?邮件标题乱码问题,应用购买支付问题,浏览器优化问题……都是小问题,关键是快速解决它们的响应态度。  据了解,微软在中国拥有众多 Windows 系统“布道师”角色的人员,但 WIndows Phone 业务线上这类人群的数量还停留在个位数。我们假设微软以美国市场为重心,对中国市场的人员布置是合理的。那么,假如鲍尔默今年 6 月辞任的话——虽然鲍尔默被乔布斯所看不起,但他任内仍推进了 Windows Phone、Xbox、Windows 8 等新业务的进展——Windows 业务或 Office 业务部门总裁上任,微软对新业务的倾斜——这意味着可能要经历营收上的阵痛——能够继续贯彻,可能要面临新的抉择。  回到文章的主题,微软能否让诺基亚带进来的消费者留在生态系统内,这不仅仅是关乎 app 数量的问题,同样是用户体验、 用户归属感的问题。如果以腾讯副总裁吴军先生在《浪潮之巅》所表达的“基因决定论”来考量,微软的商业基因似乎无法适应消费浪潮。但如果合创始人张宁所讲的,时间尚早,不妨留待年底再来评判。他是指开发者生态圈,但从基因改变来看,所需时间更长,两年甚至更长。希望那个时候不会是 Android 半边天,iOS 半边天。

  上一篇文章,我介绍了 的排名算法。  它的特点是,用户可以投赞成票,也可以投反对票。也就是说,除了时间因素以外,只要考虑两个变量就够了。  但是,还有一些特定用途的网站,必须考虑更多的因素。世界排名第一的程序员问答社区 ,就是这样一个网站。  你在上面提出各种关于编程的问题,等待别人回答。访问者可以对你的问题进行投票(赞成票或反对票),表示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价值。  一旦有人回答了你的问题,其他人也可以对这个回答投票(赞成票或反对票)。根据投票结果,系统自动找出最佳回答。  排名算法的作用是,找出某段时间内的热点问题,即哪些问题最被关注、得到了最多的讨论。  在 Stack Overflow 的页面上,每个问题前面有三个数字,分别表示问题的得分、回答的数目和该问题的浏览次数。以这些变量为基础,就可以设计算法了。  创始人之一的 Jeff Atwood,曾经在几年前,过排名得分的计算公式。  写成 ,就是下面这样:  各个算法变量的含义如下:    某个问题的浏览次数越多,就代表越受关注,得分也就越高。这里使用了以 10 为底的对数,用意是当访问量越来越大,它对得分的影响将不断变小。    首先,Qscore(问题得分)= 赞成票-反对票。如果某个问题越受到好评,排名自然应该越靠前。  Qanswers 表示回答的数量,代表有多少人参与这个问题。这个值越大,得分将成倍放大。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无人回答,Qanswers 就等于0,这时 Qscore 再高也没用,意味着再好的问题,也必须有人回答,否则进不了热点问题排行榜。    一般来说,"回答"比"问题"更有意义。这一项的得分越高,就代表回答的质量越高。  但是我感觉,简单加总的设计还不够全面。这里有两个问题。首先,一个正确的回答胜过一百个无用的回答,但是,简单加总会导致,1个得分为 100 的回答与 100 个得分为 1 的回答,总得分相同。其次,由于得分会出现负值,因此那些特别差的回答,会拉低正确回答的得分。    改写一下,可以看得更清楚:  Qage 和 Qupdated 的单位都是秒。如果一个问题的存在时间越久,或者距离上一次回答的时间越久,Qage 和 Qupdated 的值就相应增大。  也就是说,随着时间流逝,这两个值都会越变越大,导致分母增大,因此总得分会越来越小。    Stack Overflow 热点问题的排名,与(Qviews 和 Qanswers)和(Qscore 和 Ascores)成正比,与(Qage 和 Qupdated)成反比。

  最近两个讲述 IT 男的微博很火。新浪微博网友“Happy 张江”贴出一张“IT 男标准求爱样式”照片,图中 IT 男的标准外形似乎得到不少人的认同:皱巴巴的牛仔裤、胡子拉碴、样式普通的眼镜、凌乱的头发……无独有偶,名为“海辉软件成都招聘”的微博上,5名软件公司 HR 女员工以微小说形式讲述不少 IT 男在应聘中的惊人言行,“我不找工作,是来找女友”等都成了网络经典段子。  一时间,IT 男、张江男、程序员,这些词汇再度引爆网络,但它们似乎已不仅是字面涵义。不修边幅、工作忙碌压力大、与女孩子沟通能力欠缺,很多人给这一人群贴上过类似标签……IT 男还有没有机会大翻身?    记者本周找到两位曾与 IT 男谈过恋爱的女孩,其中一位曾小姐听闻要谈这一话题,马上说:“别再让我想起痛苦的回忆啦!”  另一位曲小姐则分享了一段去年与某世界 500 强公司 IT 项目经理的交往体验。曲小姐说:“把我们俩介绍在一起的中间人十分热情,但他见了我,却基本无话。最初我想能不能从谈点他的工作入手,结果感觉他根本也不想和我谈,总觉得我不懂。其实他怎么就知道我一点都不懂呢?”  曲小姐说自己曾做过努力,每次都主动寻找话题,但长此以往感觉很累:“即使我再努力和他说什么,他都经常断弦,反应迟钝,时间长了我觉得自己都有沟通障碍了。但他还觉得这样的相处很好,到后来我只能戴个大帽子,低着头和他吃饭,这样可以把说话都省了。”    “Happy 张江”其实是一位住在张江画油画的女孩,名叫朱慧。除了令她名声大噪的“IT 男标准求爱样式”之外,今年 3 月 8 日组织一众 IT 男露出肚子拍摄的“模仿怀胎祝福女性”等也颇具创意,被大量报纸网站转载。  既然 IT 男给外界的感觉是难以沟通,“Happy 张江”是怎样说服他们进行这些拍摄活动,并且保持良好沟通的呢?朱慧告诉《IT 时报》记者,其实最初接触张江 IT 男,是因为自己有两个在联想工作的朋友。之后她发现张江男中不少人来自外地,十分孤单,而且由于性格、工作上的特点,的确不擅长与女孩沟通。  为了促进张江 IT 男女交流,热心的她和身边好友建立了多个 QQ 群,其中有不下数百个 IT 男。“他们在 QQ 群中就比平时话多了很多,话题也很有趣,知识广泛,对互联网上的事物几乎全都知道,不少宽带山、天涯等的热门网络词汇,其实都是他们在 QQ 群聊天中创造的。”  渐渐地,群里的朋友也会组织一些群体活动,游玩、唱K这些普通年轻人的爱好,IT 男都有,还有不少是个中高手。有时,朱慧还会策划一些有趣的话题和拍摄让 IT 男们参与,他们也很放得开:“就拿露出肚子拍摄三八节祝福图片来说吧,设计上是安排十位男士挺着啤酒肚,模仿女性怀胎十月的不同状态。他们完全放开了,还提供了不少创意,每个人都特意摆出不同的表情。”  朱慧开玩笑说其实 IT 男很闷骚:“他们就像魔法书,看上去古板木讷,一旦打开,会发现非常精彩。”对于认为与 IT 男两个人面对面交流比较困难的女孩子,朱慧依据自己的经验给出一个好的提议:“不妨像我们群友聚会一样,先搞一些群体活动,在这样的状态下更能让 IT 男们消除陌生感,展现活泼本色。”    “成都海辉招聘”上的微小说是 5 名海辉软件的 HR 清一色都是女生,在她们的字里行间,人们发现 IT 男应聘时往往十分坦率直接,也有不少搞笑之语。  吕冬雪说,也许和其他行业的很多应聘者不同,IT 男一般言谈都比较直接,不大会过于圆滑地表现自己。比如有的应聘者接到面试电话后反应只有 “哦”、“我做过”、“没问题”等简单回应,有的则不问工作性质和内容,直接问“给多少钱”,“对于这类应聘者,我们会感觉他们沟通欠缺,也并不认同公司文化,将来或许会破坏合作。”  但有的 IT 男虽然在应聘中说话并不稳重,HR 们却认为不能凭第一印象就草率判断他们的能力。陈芷苇说,现在公司中就有一位负责项目的同事,应聘时他表现得对一切都不 care,但 HR 敏锐地发现,他通过这种方式在以往工作中常能自我减压。进入海辉后,这位同事果然在一些工作压力非常重的重大项目中表现出杰出的抗压能力,还能以幽默感成为其他组员的润滑剂,甚至在公司年会上也很出彩。  “不要通过几次沟通,就判断 IT 男的本色。”这是陈芷苇给出的建议。据说,在她们身边,还发生过 HR 与应聘的 IT 男通过几次接触,互生好感终成眷属的例子呢。      在倾听各路人士对身边 IT 男的讲述中,记者无意中还发现一位评价很高的帅气 IT 男欢欢。尽管被身边的女同事称为“程序猿”,但这无疑是一种爱称。就在上周,百度网盘上线,程序员们已持续加班多天。气氛忙碌的办公室中,忽然爆发出接二连三的笑声,原来欢欢默默地将网络上大热的杜甫涂鸦转发给了大家。  欢欢是个智能手机控,在他的大书包里总装有 iPhone、iPad、安卓手机、安卓平板、Windows Phone、塞班手机各至少一部,最新版的 Android、iOS 操作系统一出来,都会迫不及待地更新。由于对各路手机都熟悉,他常在办公室里晃悠,主动帮同事刷机、装应用,教大家玩最新的软件,解决数码设备的各种问题。  欢欢平时在公司着装严谨,但为了找相亲对象,他会事先拍一整套奢华宫廷风格的全新形象写真拿给对方看,叫人大跌眼镜。对于外界将程序员叫做“程序猿”,暗示他们只是机械工作,欢欢还别具匠心,在一次年会上特别表演了小品《程序猿进化史》,表达 IT 男们的苦衷和喜怒哀乐。这种自嘲式的表达,反而令人感觉到程序员们内心蕴含的活力。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9-14 10: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