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 4 月 9 日《朝闻天下》节目播出““百度”被抢注为避孕套”,以下为文字实录:主持人:一说到百度,大家一般都会想到作为计算机搜索引擎的百度,但是如果您看到一款避孕套它的牌子也叫“百度”并且和搜索引擎百度的商标有相似性,您会作何感想呢?日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开庭审理了这样一起官司。  解说:引发诉讼的就是这款商标名称为“百度”的避孕套,要问这款百度避孕套和公众熟知的计算机搜索引擎公司百度有关系吗?答案是完全没有。生产百度避孕套的是深圳市夜来香保健品公司,这家公司在 2005 年 4 月 13 号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注册百度商标,2008年 2 月 14 号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子宫帽、避孕套、非化学避孕用具。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的百度商标早于 2001 年 5 月 27 号已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服务包括以计算机信息网络方式提供计算机信息等。  因为涉嫌商标侵权,百度公司将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告上法庭,要求撤销深圳夜来香保健品公司注册的百度争议商标。  刘彦锋(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诉讼代理人):其不但抢注“百度”商标,还在包装上实际使用了“百度”商标,但是它实际使用,并非是按照其注册商标来进行使用。我们来看这个,尤其是它在这个包装盒上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来做一个对照,和百度的首页颜色几乎是相同的,都是蓝白红。  解说:百度公司的代理律师指出,除了颜色字体一样外,连图标都几乎一模一样夜来香公司仅仅是将百度熊掌的四只脚去掉了。为此,百度公司认为,深圳夜来香公司注册的争议商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 13 条第二款的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于 2010 年 3 月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销深圳夜来香公司注册的“百度”商标。但商标评审委员会却于 2011 年 12 月 2 号作出了争议商标予以维持的裁定。  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诉讼代理人:申请人的百度商标的知名度主要体现在于计算机信息网络方式提供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上,而争议商标核定使用为避孕套等商品,二者所属行业不同,关联性较弱,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与使用,尚不致误导公众,从而使申请人的利益受到损害。  解说:法院审理后认为,百度公司从 2000 年使用百度商标开始,经过大量广告宣传,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国境内相关公众广为知晓的驰名商标。另外,争议商标使用的避孕套等商品,虽与百度公司使用的计算机搜索引擎服务相差甚远,但消费者看到是用在避孕套的商品上的争议商标时,仍难免将其与原告的百度驰名商标建立相当程度的联系。  并且,由于避孕套与私密生活相关的特性,难登大雅之堂,从而会损害原告百度驰名商标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进而损害原告的合法利益。法院最后判决,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败诉,撤销深圳夜来香保健品公司注册的“百度”争议商标。  被告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和第三人深圳市夜来香保健品有限公司没有当庭表示上诉。

  新 iPad 提升最明显的莫过于它的9.7寸触摸屏,和当年 iPhone 4 时代一样,i。由于用户日常使用平板的距离要远于手机(iPhone 定义为 10 英寸,iPad 定义为 15 英寸),所以苹果还是将这款屏幕冠以 Retina Display(视网膜屏)。  我们还应该知道,,,简单点说就是,相同尺寸的屏幕,单位面积内的像素越多显示效果也就越清晰。  如果看了上述罗列数字你仍然一头雾水的话,没关系一起来看看新 iPad 与 iPad 2 电子显微镜,显示同一内容被放大至 230 倍后的不同吧。    新 iPad 屏幕成功背后:

  银河系中有 100 亿颗恒星大小与太阳相同,因此天文学家在距离太阳 200 光年的地方发现一个克隆体。  据发表在预印本网站上的,这颗恒星编号 HP 56948,被巴西圣保罗大学的天文学家称为至今观察到最像太阳的恒星。它的化学构成中有丰富的铝、钙、镁和硅,比率与太阳相同,意味着 HP 56948 周围可能存在类地行星。天文学家认为这颗恒星是 SETI 的理想观测目标。

  微软的盖茨、苹果的乔布斯,Facebook 的扎克伯格……这些改变了人类生活的 IT 大人物,他们的大学均未读完。贴满了年轻、财富、不墨守常规、成功的标签的故事激励了无数热血澎湃的青年。  对中国的大学生来说,1999年是个特殊的值得怀念的年份。那一年,张朝阳入选了美国《时代》周刊全球 50 位数字英雄的榜单。清华创业园也在当年 8 月 20 日成立。短短的一年时间,作为清华创业园标志的学研大厦就进驻了二十余家学生企业。  如今的清华创业园,东起清华南路,西至蓝旗营高校教师住宅区,南邻成府路,北至清华大学南校墙,占地面积 25 公顷、建筑面积约 73 万平方米。  13年过去了,这片土地的价值被这样描述:园内现在有四百多家企业,包括搜狐、网易、雅虎等。驻园企业每年研发投入三十多亿元,产值总额接近五百亿元。  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昆仑万维董事长兼 CEO 周亚辉,清华大学第一届创业大赛的佼佼者,他们拿着 50 万的创业基金,从清华的学生宿舍走出来就进了学研大厦的办公楼。  他们就这样出发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在那个神奇的年代,没有盈利模式,只能提供免费服务。在当时的大洋彼岸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在互联网领域,你确实很难看得清。这个领域新到连价值规律、商业规律都是全新的甚至反传统的。”  《时代》周刊的前主编沃尔特·艾萨克森评价亚马逊老板杰夫·贝索斯:“他试图依靠增长速度而不是利润来建构一个公司。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种理念无论是好是坏,无疑都已经改变了 1999 年的整个经济模式。”  对于这群刚毕业或者还没毕业的年轻的创业者,公司如何挣钱?什么时候能赚回烧掉的钱?所有问题当时都无法回答,没有人能说清楚明天究竟会发生什么。大部分人的选择是跳进大潮,边做边想。  他们生逢其时,但很快变成了生不逢时。资金链紧张时,他们搬出了学研大厦。在时间的历练中,他们很快明白,创业不是跟着感觉走。遭遇到互联网泡沫天灾时,风向标改变,他们首当其冲。    对于童之磊和周亚辉来说,当年的休学创业似乎只是商业上的一次演练。童之磊认为:“一家公司存在的基础就是创造商业价值,任何伟大的事情,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就要形成一套有效的商业模式,那才能叫好的模式。”  周亚辉说:“我觉得大学生创业,其实就是拿着一把木头枪上战场,觉得自己很英雄,实际上是个木头枪,一枪就被人打死了,自己还打不死别人。你经常会生活在绝望之中,你看不到哪天会成功,哪天能够找到希望。”  寥寥数语,给他们过往的一段时间做了总结,并不云淡风轻,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间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当年非常风光的易得方舟、视美乐和慧点科技现如今已经湮灭在浩如烟海的信息中。  罗建北教授是清华创业园的主任,她也因为给这些创业者提供指导而被奉为创业导师,她见证了这些学生创业的起起伏伏。在谈到大部分公司陷入困境的原因时,她的话很简单:“典型的 .COM 公司,没有盈利模式,烧钱厉害。”  在罗建北的印象中,童之磊是个特别执着的学生,而周亚辉则非常善于寻找商机。他们都取得某种意义上的成功:童之磊看到了数字出版的曙光,周亚辉用 4 年做成了一个估值 10 亿的公司。  清华科技园,与再次起步的他们似乎关联不大,童之磊的公司在靠近雍和宫的雍和大厦,而周亚辉的公司则在西直门的嘉茂大厦。当然,学生创业者的标签也已经模糊。  他们已经明白商业是个什么玩意,活下来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提到他们各自的公司所在的领域,童之磊认为,他没有竞争对手,起得很早,坚持了这么多年。业界的人评价周亚辉:起步早,网页游戏做得不错。  所有光鲜的成功背后必然有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诚如软银亚洲总裁阎炎所说:“我们太多的人去讲微软盖茨的成功、乔布斯的成功。但他们是经过多少年的奋斗才获得的?”  曾任商界传媒企业研究院副院长的李彤指出,为什么很多成功的个案发生在美国辍学大学生身上。他认为,美国社会创业环境比较完备,就拿扎克伯克来说,他的知识结构也比较单一,但天使投资人会给予一些指导,在组建团队、财务等方面。整个社会也鼓励创新,大公司不会公然剽窃。    鲁军、童之磊、马云、陈曦、刘颖都是清华大学学生,其中公司第一发起人、总裁鲁军为清华大学经济硕士研究生,因创建易得方舟公司在 1999 年 7 月 18 日办理停学,是清华停学创业第一人,易得方舟公司副总裁刘颖与他同时办理停学。  自他们而始,停学创业引发社会大讨论。  1998  年 12 月 15 日,清华大学 16 楼 519 活动室里,二十出头的刘颖靠一台老式的 PC 机、一份网民的热情和一些闪烁不定的想法,开通了他的个人网站“化云坊”。接着,鲁军、童之磊、马云、陈曦和刘颖 5 少年在宿舍的仓库里把“化云坊”个人网站演绎成 FANSO (易得方舟)公司。  最初的化云坊,后来的易得方舟一跃成为教育网内最大的个人网站。1999年 8 月,FANSO 第一笔私人投资到位,近千万元的资金使不到 10 人的创业团队变成了 60 余名员工的公司。  2000年 4 月 14 日,在人民大会堂,FANSO 隆重推其“CampusAge 中国高校电子校园解决方案”。  2000年 6 月,IT 企业在纳斯达克跳水,互联网的冬天降临。两周内,风险投资撤走,年底,FANSO 经历着最艰难的时期,核心团队五个走了三个,账上只有几千元钱,40多个员工等着开工资。  2001年 10 月,FANSO 网站无法登录了。

  5月 4 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随着 Facebook 上市日期的临近,一种新的所谓“Facebook 效应”诞生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一带,也就是 Facebook 总部所在地,这里的房价今年以来已经上涨了 10%。  帕洛阿尔托这一带的房地产商表示,虽然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满足于租住一座很普通的别墅,但这并不妨碍他手下那些随着 Facebook 上市而即将进身百万富翁的人成为豪宅爱好者。所以,这一代的高端居所,根本就是奇货可居。  所以,尽管价格在上涨,但这一带待售房源却减少 57%,房地产中介解释称,这是因为原本打算卖方子的人看到了商机,决定等到 Facebook 上市后再开卖,以便卖出更高的价格。另一方面,Facebook 尚未上市,这一代的买房需求却已经在增加,那些跟 Facebook 没有关系的购房者,一边自认倒霉,一边决定趁着 Facebook 没上市,这里的房价还没升的离谱之前尽快下手。根据市场调研公司 Altos Research 的调查,目前这一带单户房子的平均价格大约在 200 万美元。  对于目前当地房地产市场的繁荣是不是只是另一场泡沫开始的担心,房地产代理迈克尔·德雷福斯表示,如果 Facebook 的 IPO 进展不顺利,帕洛阿尔托的房地产市场可能“面临崩溃”。实际上,当 Facebook 发布财报显示 2012 年第一季度营收比上季度下降的时候,人们已经开始有点恐慌。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7-06 02: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