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utex 上,知名 Benchmark 软件开发商 Futuremark 与合作伙伴微星联合演示了下一代 3DMark 测试软件(暂定名 3DMark for Windows 8)。今日 Futuremark 官方正式发布了 Computex 上播放的预告片高清版:  Futuremark 透露,下一代 3DMark 支持对 Direct 9/10/11三代显卡硬件进行测试,但不支持 Windows XP,最低系统要求为 Windows Vista。Futuremark 承诺新版的 3DMark 可在 Windows 8 时代的各种设备包括平板电脑、笔记本和台式机上运行。  Futuremark 称针对三种不同的 Direct X 标准会有单独的部分来进行测试,此次发布的预告片从 Direct X 11 测试画面中选取,可以看到和前几代一样合作伙伴微星的 LOGO 植入其中。预计新版 3DMark 将于年底正式上市,至于此前不少用户关心的跨平台支持 Android/ARM 架构的版本,暂无更多相关信息透露。

前雅虎架构师、JSON 之父道格拉斯·克洛克福特  北京时间 5 月 13 日消息,雅虎的重组以及该公司 CEO 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的学历造假风波导致众多人才离职。PayPal 近期宣布,已经聘用了前雅虎架构师、JSON 之父道格拉斯·克洛克福特(Douglas Crockford)。  道格拉斯·克洛克福特离职凸显了雅虎的危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雅虎 CEO 汤普森为 PayPal 前总裁,在加盟雅虎后,汤普森开始挖角 PayPal 以试图帮助步履蹒跚的雅虎重拾辉煌。  在聘用道格拉斯·克洛克福特后,业界也在期待 PayPal 可能于未来推出新产品和服务,而使用 Java 的三个关键领域:功能型手机、Android 和 web 界面可能是 PayPal 关注的重点。  据悉,道格拉斯·克洛克福特此前为雅虎的资深 JavaScript 架构师,他在 Java 相关技术的发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加盟雅虎之前,其曾在 Atari、LucasFilm 和 Paramount 任职。

  我曾经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使用过 Android 设备很长一段时间,也一直感叹它的强大与便利。而我有机会接触 iOS 设备之后,却更是为 iOS 系统的灵巧、便利和美观惊叹。运行同样的应用, iOS 设备总是显得更为灵动和友好。 iOS 设备无比迅捷的响应能力更是令我印象深刻,据称这是由于系统界面绘制时,图形进程优先级别不同造成的。  而作为一个刚刚入门的 Android 开发者,我最近阅读了许多 Android 应用的开发指导与规范,也确实按照这些规范开发了几个 Android 应用,但却感到越来越不是滋味。虽然这些指导与规范十分合理与明确,但很明显,许多现有的 Android 应用不知为何都没有遵守它们。我自己每天使用的 Android 设备上虽然安装了近百个应用,但真正称的上“规范”的却寥寥无几。这使我意识到,很多时候,运行 Android 系统的设备虽然存在一些固有的缺陷,但更多时候糟糕的应用才是造成用户体验不佳的罪魁祸首。    如果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描述, Android 应用的标准生命周期正式开始于被启动并显示应用界面,此后只要用户没有离开应用界面,那么这个应用将始终处于“可见”阶段。换言之,一旦用户通过什么操作从当前应用中跳出,那么这个应用将进入下一个阶段,这个阶段被称为“后台”阶段。离开当前应用的方式有很多种,可能是当前应用启动了另外一个应用,也可能是用户通过“返回”或者“主界面”按钮主动离开了应用。在处于“后台”阶段的应用可以随时回到“活动”阶段——只要用户通过任务管理器或者任何别的方式重新启动了它。处于“后台”阶段的应用也通常可能会因为内存不足被终止。  由于处于“后台”阶段的应用可能会被不可预期的终止,Android 允许应用在切换到后台时一定会有机会对当前数据进行保存。不过与此同时,处于“后台”阶段的应用被终止时其实也有机会保存数据,但这个保存机会是否存在取决于系统内存的紧张程度。  因此,通常建议 Android 开发者在应用切换到“后台”阶段时保存对用户来说十分重要的数据,比如 Gmail 应用会在切换到“后台”时保存邮件的草稿。而那些对用户来说不那么重要的数据,比如 Gmail 应用从服务器上缓存到一半的邮件数据,建议在应用被终止时再尝试保存,因为它们可以随时从服务器上重新拉取,丢了也无关紧要,何况他们相对更为庞大,容易在进行保存操作时拖累系统效能。  但我在操作调试器监视自己的 Android 设备时,却注意到一些内置了广告服务的应用,尤其是游戏应用,会在切换到“后台”时会尝试保存从服务器上获取到的广告图片。这些图片数据不仅很大,而且数量也不算少,导致游戏切换到主界面时速度很慢,降低了用户的操作体验。这么做的原因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些应用无论如何都希望在你没有网络连接时向你展示广告。  而在 iOS 系统上,应用被切换到后台时也有机会执行操作。但系统和用户随时都可以强行结束应用,这种情况下应用没有机会执行任何操作。这也使得很多开发者更小心地处理自己的应用,以免因占用资源太多被系统关闭,而不会出现 Android 上那种肆无忌惮的做法。  值得一提的 Google 官方指导完全没有做这方面的限制和要求, Google Play 也没有因此对应用进行下架。    iOS 上由于没有文件系统,且对应用产生的缓存和用户数据都有非常苛刻的存储规范,否则就会被苹果公司下架,因此应用对于存储数据的位置十分统一。  但在 Android 上,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获取大容量存储器读写权限之后,很多应用都会在其根目录中生成缓存文件。除了上文提到的广告,这些文件甚至可能是应用程序用于存储自身状态的。因为有些应用希望在被卸载重新安装后仍能找回先前的配置。但这也造成很多问题。首先这给用户管理存储器带来了巨大的不便:要如何处理这些自己冒出来的文件?其次这种行为也无故减少了存储器的可用容量:如果用户再也不打算安装这个应用了怎么办?  事实上,Android 系统已经设计了可用于应用存储内部数据的几种方式。除了机身内部对应的数据文件,如果应用确有必要,也可以在大容量存储器的 Android/Data 位置存储数据,这些数据也能在应用卸载时一并被 Android 系统自动删除。不过许多开发者对此完全不在意,仍然肆无忌惮的在用户存储器内生成各种文件。某著名新闻客户端生成的存储文件甚至会给用户造成严重困扰,使用户相册无故出现不相干的图片。因为其缓存文件夹没有遵守命名规范,在文件夹名前加“.”或者在文件夹内放置 .nomedia 文件以防止媒体扫描应用搜索。另一款著名即时通讯软件更是夸张,竟然同时生成两个文件夹缓存数据。  Google 官方指导同样没有在这方面提出限制和要求,只是简单解释了几种数据存储方式的用法和用例。    相信很多朋友看到这里第一个反应是: Android 有应用交互界面规范吗?遗憾的是, Android 2.3 之前的确是没有明确的应用交互界面规范。但在 Android 系统来到 4.0 之后, Google 终于意识到应用交互界面的规范化有多么的重要,因此推出了基于 Holo 主题的应用交互指导。现在,包括淘宝,人人和一众 Google 自己的应用已经依照新规范重新开发,它们看上去兼具美感和实用性。但也有一些应用刚愎自用,甚至照搬 iOS 系统上的界面。希望未来它们能够有所改变,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  除了上文提到的 Android 应用普遍存在一些问题, Android 上的一些著名应用不守规矩的行为更是夸张,比如某款著名通讯录应用就会尝试将自己的短信接受优先级别设置成比系统应用还高,一度导致了 Android 防病毒程序 Dr.Web 报告病毒。还有一款网盘应用更是夸张,关联了 Android 系统内所有可以注册的文件类型,导致用户打开任何文件时都会被询问“是否要上传到网盘?”这些问题的具体细节太过复杂,在此略过不表。  总体上来说, Android 是一个自由的系统。就连 Google 官方指导也都弥漫着这种气息。它很少告诉你“要怎么做”,而是一直不停的解释“能怎么做”。比方说,应用图标的形状以及风格完全不受限制。或许 Google 认为圆角矩形的磁贴风格并不是设计师唯一的选择。Google 也没有强制开发者必须使用 云端数据备份接口。更没有强调 是应用程序接受推送数据的唯一方式。就连 主题风格也仅仅是推荐开发者采用,并没将不符合规范的应用从 Google Play 下架。  有评论认为 Google 太过仁慈而导致应用程序总会有些不守规矩的小动作,但我认为自由和开放不能因此而受到影响。更多时候,还是希望开发者能够仔细研究自己的程序可能造成的问题,不要怎么方便怎么来,多从用户的考虑角度一下。

谷歌 (微博) 在日本推出的早期版本眼镜  北京时间 5 月 31 日消息,投资机构智治基金(Ironfire Capital)创始人埃里克·杰克逊(Eric Jackson)近日在《福布斯》杂志网络版发表文章称,虽然人们正在嘲笑谷歌眼镜,但谷歌则正在利用这种产品来为后手机时代做好准备。文章指出,搜索能够生存的日子已经是屈指可数,新的“移动时代”正在降临,而这个新的时代将由 Hypernet(超级网络)和网络公司为主导。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当塞吉·布林(Sergey Brin)戴着谷歌眼镜(Google Glasses)走在硅谷中时,许多人都在窃笑。  在过去 8 到 12 个月时间里,我一直都看空谷歌,嘲笑谷歌眼镜、无人驾驶汽车和行星殖民投资(我觉得这个是佩奇和布林的个人投资),以及俄勒冈州风电场等其他一些不那么重要的项目。  嘲笑这些投资的人们认为,这些项目表明谷歌丧失了重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情况确实如此——尤其是谷歌正在从事如此之多的商业冒险活动。当你把自己搞到心力交瘁时,那么就会变得很辛苦。  这就是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抨击拉里·佩奇(Steve Jobs)的地方,而在佩奇去年接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出任谷歌首席执行官以后,看起来他确实把乔布斯的话放在了心上。佩奇已经关闭了数十个“宠物计划”,这是明智之举。  但是,当你看到一位古怪而年轻的亿万富翁戴着谷歌眼镜出没在夜总会附近,又或是(美国知名科技博客作者)罗伯特·斯考伯(Robert Scoble)戴着这种看起来象是《终结者》里的眼镜时,你可能会觉得谷歌确实已经失去了重心,而这种想法是可以理解的。这很容易让人作出结论称,这是表明谷歌正在空想云服务的另一个迹象,而不是为了提供股东价值而运营。  可是,我在这里要说的是,谷歌的联合创始人们以及这家公司的其他人对这个项目进行投资是完全正确的事情,理由如下。  谷歌的搜索引擎已经做到了最好,其商业模式(AdWords,然后是 AdSense)在我看来是从所未有过的最好商业模式。谷歌仍在继续进行投资以改善用户的搜索体验,而且在这一方面正继续表现优异。  但我已多次提出观点称,搜索能够生存的日子已经是屈指可数。我觉得,我们正在走向一个由 Hypernet(超级网络)和网络公司为主导的新时代,我将其称为“移动时代”。  在这个时代中,所有人首要的计算设备是智能手机。在这个时代中,所有流行的应用都是为移动体验而优化的——无论是在手机上还是平板电脑上。到那时,甚至没人会再考虑应用将如何在台式机上运行。那些公司不会寻求任何风险资本投资,或是在《Fast Company》(在美国与《财富》和《商业周刊》齐名的商业杂志)或《连线》(Wired)杂志——当然,是平板电脑版的杂志——的封面上卖弄风骚。在这个时代中,只有纯正的移动业务公司才会被认为是值得一提的。  在这个移动时代中——请记住,我们进入这个时代仅有两年时间,因此我们很可能至少还要四年时间才会进入下一个时代——我觉得我们将会学到一种获取信息的新方式。人们不再通过谷歌搜索来获取信息,而是会问个人助理服务 Siri。但或许我预计错误,不是 Siri 而是其他什么东西,专门为移动体验而优化的东西。  我确实知道的一点是,在移动时代中,人们不像在电脑时代中那样会进行那么多的搜索,这对谷歌来说是个大问题。更麻烦的是,搜索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带来那么高的盈利。  因此,谷歌可以继续告诉我们 YouTube 正表现良好,拿出其上季度的营收数据,然后进行年化计算;对于移动搜索业务及其他规模较小的业务,谷歌也可以做同样的事情。但是,从两年以前开始,台式机搜索在谷歌营收中所占比重远超 90%,在盈利中所占比重大约为 98%,因此如果你关注股价问题的话,就会发现谷歌在两个时代的变迁中正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市盈率的下滑。  (我知道,一些看涨谷歌的人士会说,谷歌将会创造一种比 Siri 更好的语音激活服务。那么让我告诉你们吧:没有什么能比这样做会让地下的乔布斯更加高兴,因为这相当于帮了苹果一把,引导现在许多仍在盲目地进行传统搜索的用户转向语音搜索,而这会大幅削弱谷歌的盈利能力。苹果一马当先,而谷歌忍痛断尾。)  那么,让我们来谈一谈这种情境吧,也就是谷歌现在极具盈利能力的搜索业务会出现重大的下滑,以及为什么这种情境具有合理的发生可能。我会在山景城把桌子敲得砰砰响,大声问我的团队:“在没人进行传统搜索的情况下,我们怎样才能在一个移动的世界中保持原有的地位呢?”毕竟,正如(前英特尔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所说的那样:只有妄想狂才能生存。我觉得,我们应该为前面那个问题准备好两个答案。  我并不了解无人驾驶汽车。但我越是试着去了解它,就越是觉得它够酷。这当然是一种能被商业化的产品,而且也很可能确实会被商业化。事实上,我没有经过挣扎就判定,从长期看来,这会是一项远比 YouTube 更大的业务。但是,与手机和搜索相比,很明显这是一项完全不同的业务(虽然我怀疑佩奇和布林会说,它只不过是被一种算法所解决的另一个复杂问题)。  另一方面,谷歌眼镜也会变成一项非常重要的业务,其重要性足以达到“拯救公司”的程度——或者,至少会将谷歌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卓越高度。原因何在?  我知道,这种眼镜看起来有些蠢笨;从现代的感觉来说,戴着谷歌眼镜的布林看起来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呆瓜。但是,这只是第一代产品。  你还记的第一代的 Android 手机吗?它们十分丑陋,看起来就像是廉价的黑莓山寨货——不是看起来,是确实如此!  但是,想一想在被谷歌收购(收购价微不足道)以后的 7 年时间里,Android 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吧。然后再想想,谷歌眼镜在 7 年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你根本无法想象它会进化成什么样子,因为对科技世界来说,未来 7 年的前进速度会远远超出过去 7 年。  在我而言,很容易能想象得到,谷歌眼镜将如何成为我们生活中下一种重大产品。  忘记后电脑时代吧,谷歌正在效力于后手机时代。对于这些家伙的远见,我会给予最大的支持。  在冰球运动中,球到哪里,人就滑到哪里。谷歌眼镜正是如此。  我认为,其他人也不会只是坐而待之。我并未看到完整的视频,但我相信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在昨天晚上的 D10 数字大会上曾被问及有关“可佩带式计算机”的问题,而且我也相信他不会驳斥这种想法,这很可能意味着苹果公司里正有一些非常有能力的人在从事这项工作。  我确信,华尔街大多数人(他们的眼光不会越过自己的鼻尖)都会认为,谷歌眼镜只不过是佩奇和布林的“形象工程”。但实际上,他们才是短视的白痴。  很难预见未来的世界将以何种方式展开,并基于这种预见来让一家拥有 400 亿美元现金的公司做好准备去利用这种前景。但是,谷歌眼镜是一种非常明智的投资。  在未来 18 到 24 个月时间里,如果你听到更多有关后手机时代的消息,那么不要感到惊讶。  时代总在不停变化。

  OpenSignalMaps 作者公布了,他记录到半年时间内有 681900 部 Android 手机下载了 OpenSignalMaps,包含 3997 种不同的 Android ROM,分别属于三星、HTC、索尼爱立信、摩托罗拉、LG、华为、中兴、Verizon、Google、联想等 599 个品牌。其中三星手机占了约四成,最流行的手机是三星 Galaxy S II,最流行的 Android 版本号是2.3.3+。Android 的碎片化不是秘密,Google 正试图改变策略,对 Android 手机和平板电脑上运行的主要功能和应用施加更大的控制。它计划同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制造商,以便同苹果等对手竞争,同时防止无线运营商控制 Android 设备。

分类:兴趣

时间:2016-11-05 11: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