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备受关注的郭美美、赵晓来涉嫌开设赌场案在东城法院开庭审理。经过近7个小时的庭审,法院于昨日下午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郭美美因犯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同案赵晓来犯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  昨日8时25分左右,两辆警车闪烁着警灯驶入东城法院,在停车场,郭美美和同案赵晓来分别被法警押下了警车,被带入暂看室内等待开庭。  记者留意到,虽然已被羁押了近一年的时间,但戴着眼镜披着一头长发,身穿白色衬衫、黑色宽松肥腿裤的郭美美丝毫未显消瘦,与此前其晒出的照片相比,反而有些发福。  同一时间,看着警车驶入法院,很多市民上前围在了法院门口询问是否可以旁听郭美美案的审理,但相关人员则答复,旁听证已发放完毕,没有旁听位置了。  在法庭门外,记者见到了刚刚通过安检的赵晓来辩护律师刘娓娜。面对媒体的围堵,她一言未发,用文件袋遮挡住了脸部,径直向法庭走去,而郭美美的家属及其辩护人一直未现身在法庭内。  直至开庭前10分钟,郭美美的母亲郭登峰围着黄色长条围巾走进了法庭,落座在旁听席内,并不时望向法庭大门。  9时30分,法庭内已坐满旁听人员,其中包括东城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各界群众、媒体记者、被告人家属等近百人。  直播图片显示,郭美美被押解进入法庭前脚上戴有东西,有网友表示,郭美美戴了脚镣。  对此,记者了解到,郭美美佩戴的并不是脚镣,是两脚之间系上一根类似铁丝的脚锁。脚锁的链子是外包胶皮的钢丝,两边有两个类似手铐的环状物固定在脚腕上,中间由一截类似电线的绳索连接,也叫“软脚镣”。这种“软脚镣”是北京法院吸取近年来国内其他法院在提押时发生被告人脱逃、自残等事故教训采取的一项既能保证安全又非常人性的新措施。而真正的脚镣被称为“重脚镣”,十分沉重,为重刑疑犯佩戴。   9点33分,郭美美和赵晓来被带进了法庭。此时的郭美美已经把长发梳扎成了马尾辫。戴着眼镜,脸色苍白的郭美美在法庭上回答法官询问的声音很小,略带湖南口音。  据检察机关指控,郭美美涉案两起犯罪事实。第一起发生于2013年3月13日晚至14日凌晨,郭美美伙同康某某、吕某,在朝阳区某国际公寓房间内开设赌场,组织朱某等人以“德州扑克”的方式进行赌博活动,赌资数额共计40万元。  第二起发生于2013年6月26日晚至27日凌晨、2013年7月1日晚至2日凌晨,同案赵晓来参与其中。两人伙同陈某、吕某,先后两次又在上述公寓开设赌场,组织李某等人以“德州扑克”的方式进行赌博活动,赌资数额共计173.9万元。赵晓来为其提供资金结算服务,使用POS机为参赌人员结算赌资共计103万元。   据了解,赵晓来是通过朋友介绍和郭美美相识,并为她开设的赌局提供POS机资金结算和转账支付服务。郭美美于2014年7月9日被公安机关查获,赵晓来于2014年9月27日被公安机关查获。涉案赃证物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扣押。   根据郭美美在法庭上的说法,她和1987年出生的康某某是在2012年9月在澳门的赌场内结识的,不到一周的时间,两人便发展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直至2013年7月两人分手。郭美美称,康某某是职业的德州扑克选手,收入来源主要来自赌场。  而检方指控的两起犯罪中,第一次是郭美美伙同其外籍男友康某某、助理吕某开设赌场,第二次是郭美美、赵晓来伙同陈某、吕某开设赌场。除赵晓来与郭美美一并列为本案被告外,康某某、吕某和不知身份的陈某三人均被另案处理。   面对指控,郭美美称,知道自己犯错了不应该参与赌博,但其认为自己的行为并不构成犯罪。  “2013年2月,在康某某来到北京之后,他便告诉我,想要组织牌局进行赌博,但我当时让他不要在家里玩。”郭美美说,由于康某某不会中文,因此多数情况下,她还充当着康某某的翻译角色。郭美美表示,赌博用地是康某某委托郭美美的助理吕某帮忙租的。  按照郭美美在庭审中的说法,参赌人员虽然有郭美美召集的朋友,但自己只是一起参与赌博。郭美美承认自己和德州扑克专业选手陈某在2013年6月、7月份组织了两次赌局。但刷卡、数筹码是她的助理吕某所做。“我不是开设赌局,只是临时约几个朋友来打牌。”  庭审中,郭美美还承认赵晓来在赌博中负责刷POS机,他每笔扣掉1.5%的服务费。赵晓来对此不予否认,但他称并不知道郭美美是为赌局进行收账。   检方首先否定了郭美美关于租赁赌博地点的说法,并出具了吕某的证言。吕某的证言显示,涉案的公寓确实是自己与房东签订的租赁合同,但是自己是受郭美美的委托租的房,“郭美美叫我帮忙租房时,已经知道康某某准备在公寓中做赌局,而且租房的钱也是郭美美出的”。  检方还出示了吕某及部分参赌人员证言,称郭美美每次组织赌局时,还特意聘请专业的发牌手为赌徒发牌,并且发牌手从中抽成。参赌人员的证言显示,郭美美在将参赌人员召集至其租住的公寓后,先向参赌人员发放一定金钱的筹码,价值在几万元左右,如果筹码输光后,郭美美有时会让参赌人员当场结账,有时则让参赌人员先记账,继续发放给其筹码,直至赌局结束,双方结算。  吕某称,赌局在结算时一般不用现金结算,均是通过赵晓来手中的POS机进行刷卡转账。“赢钱的人跟我报银行卡号后,我和赵晓来将钱打到对方账户上。”对于输钱的参赌人员,则直接通过赵晓来的POS机刷卡。  据参赌人员朱某证言显示,朱某在北京的一家医院担任院长职务,此前曾与郭美美有过接触,2013年中旬,郭美美热情地招呼朱某参加她组织的牌局。朱某证言称,郭美美从晚上8点多一直到夜里1点多,不停地打电话邀请其参加牌局,于是朱某便答应了,来到郭美美租住的公寓内。  由于朱某没带钱,郭美美便为其直接提供筹码,称让朱某先玩着,但仅仅两个多小时,朱某便输掉了40万元。  朱某拒绝再赌后,郭美美当场翻脸,要求朱某还钱,无奈之下,朱某只得写下一张40万元的欠条。朱某证言中称,“我实际输了39万元,但赌局是郭美美的,她还要抽1万元的成,因此欠条写的是40万元。”  朱某证言显示,郭美美让助理吕某跟其回单位取钱,朱某才得以抽身,之后朱某陆陆续续给郭美美打款了30余万元钱。朱某证言称,“郭美美期间一直给我打电话,催我还钱,还威胁我如果不还钱就带人封我医院,并在网上找人黑我们医院。”   法院认为,郭美美伙同他人开设赌场,赵晓来明知他人开设赌场而为其提供资金结算的直接帮助,二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法院指出,在案证据能够证实,郭美美伙同他人组织参赌人员、提供赌博场所和赌具、雇用服务人员、抽头渔利,且赌资达百万元以上,其行为符合开设赌场罪的构成要件。郭美美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赵晓来为赌场提供资金结算服务,其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  最终,法院一审判决郭美美有期徒刑5年,罚金5万元。赵晓来有期徒刑2年,罚金2万元。  宣判后,郭美美当庭未明确是否上诉。  郭美美最后陈述求轻判,并称在她被羁押的时间里,知道自己犯错了,非常后悔,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严重的后果,今后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并希望法院可以看在她第一次犯,而对她轻判。“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不会因为外界的压力加重对我的判决。”  同案犯赵晓来称,“我由于自己交友不慎,不懂法,给我带来了深刻的教训,请法庭给我一次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我错了”。  京华时报记者 王晓飞编辑:

中新网天津7月30日电 (记者 张道正 通讯员 刘晓艳)2015年7月30日5时5分,新中国现代医药工业的奠基人、中国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大学教授沈家祥在天津走完了他94岁的人生。  “我对于我的私生活不保存有任何奢望,我的快乐和幸福绝大部分寄托在我的工作上,和全国人民的快乐和幸福是分不开的。为人民的建设事业,我愿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半个多世纪前,沈家祥在日记中写到的这句话,在他的人生画上句号的时候再看,恰如其分地描述了他的一生。  而在他离世后,也同样如此:遵照他的遗嘱,丧事从简,家中不设灵堂,不接受花圈、花篮和挽联。    沈家祥院士的孙子沈赤兵和孙媳妇蔡巍至今还记得爷爷向他们“炫耀”自己满满一箱子工作日记时那自豪的表情。“爷爷很少和我们谈家常,我们一说,他就不怎么说话了。反而是他的同事和学生来和他谈工作,他就滔滔不绝地一直讲。”沈赤兵告诉记者,即便是被“下放”到湖南的那段时间,爷爷都在坚持工工整整地记工作日记。  而在沈家祥的子女沈坚和沈安的童年记忆里,父亲就是“一直在外面工作”的,反而是“文革”中母亲被带走,只有父亲一个人照顾他们那段岁月,才让他们感到父亲也可以是“温柔”的。  当时,孩子们或许并不知道,他们的父亲沈家祥一直忙的“工作”,关乎全国人民的病痛疾苦,而做价格便宜的新药,让老百姓都能用得起,正是沈家祥不停工作的动力。  中国现代医药工业拉开序幕有三个重要产品:第一个是氯霉素,第二个是青霉素,第三个是磺胺。沈家祥院士领导了氯霉素,参与了磺胺。  新中国建立伊始,曾在战火中艰辛求学的沈家祥刚刚拿到伦敦大学博士学位便依然回到祖国。新中国百废待兴,沈家祥知道,国家对医药行业最需要的就是抗生素。回国后,他领导攻坚小组,仅经过4个多月的研究就在1952年底完成了中国人自己创造的氯霉素的合成方法。后来,沈家祥对氯霉素生产工艺进行重大革新,大幅度降低了成本,使氯霉素终于能够迅速投入生产,新工艺于1957年推广并用于生产,标志着中国现代医药工业的发展进入了大规模、成批量生产的阶段。  沈家祥研究的内容,始终围绕着国家和百姓需要而展开,努力在原有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升华,并降低成本。当时甾体激素的品种中,有一个号称“激素之王”的地塞米松,这个药在当时是“救命”的特效药,被称为王牌激素。但其价格昂贵,老百姓用不起。中国如果要合成这个药物,从原料的来源、工艺路线、生产技术等方面来说,存在很多困难。但很多地方都急需这种药品,沈家祥就瞄准这个目标,用8年时间领导完成了地塞米松的合成研究,这个过程被沈家祥等戏称为“八年抗战”。  建国后不久,我国很多有识之士提出了控制人口的理念。这一期间,由于许多生理学家、化学家和药理学家多年不懈的努力,甾体口服避孕药开始问世。上世纪50年代末期,沈家祥就开展了性激素化合物的研究,并在1972年完成中国在甾体避孕药方面自己做出来的第一个新药品种:三烯高诺酮。  沈家祥在药物研究的很多方面都作出了重要成绩。比如,他领导设计了从国产原料山苍子油出发的维生素A合成路线,并取得成功。    80岁高龄之际,沈家祥被礼聘为天津大学教授,并以名誉院长的身份参与到天大药学院的创建中。  “2006年,他已经85岁高龄了,但还坚持给本科新生讲授《中国现代药学发展》,通过讲课、以身示范告诉青年人做科研要不断创新。”药学院党委书记冯翠玲告诉记者,这门课他讲授了3年,而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每年新生开学的时候,他都要和新生聊聊药学,聊聊创新,而一直到88岁他还坚持几乎每天去实验室,去年在他93岁生日前他还坐着轮椅来到实验室。  “在实验室,他会手把手地教你怎么使用那些仪器,告诉我们要有信念比别人做的更好。”他在天大指导的第一位博士生郭翔海回忆说,尽管看起来平易近人,但事实上上沈先生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他甚至要求学生在刷洗玻璃器皿的时候一定要认真地刷五遍。”曾和他一起工作过的蔡巍说。  沈家祥的晚年有一桩心愿,就是在天津大学药学院设立一个基金用以支持天大药学发展,支持更多年轻人创新。2014年6月,93岁的沈家祥院士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夙愿,他将自己和老伴陈燕娜多年的积蓄一百万元捐赠给了天津大学成立“沈家祥教育基金”,当时已近已近期颐之年的沈家祥念念不忘的仍是创新:“我这么做是响应中央的号召,国家鼓励我们创新、再创新,而我们现在的药物研究与世界水平还有差距。”  尽管临终前的半年,沈家祥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睡觉”,但他仍然会关心时事,会看新闻,关注国家“正能量”的信息。沈赤兵告诉记者,在清醒的时候,也有可能随时冒出新的想法,比如,爷爷吃过一次日本纳豆,突然琢磨起纳豆里有助于缓解骨质疏松的维生素K,他便“发动”家里的两位保姆,在家里轮着做实验,研究怎样发酵纳豆,分析其中的维生素K。教育基金的设立,也让沈家祥把对创新的殷殷期望寄托在了年轻人身上。(完)  附沈家祥院士简介:  沈家祥先生,药物化学家,1921年生于江苏省扬州市,1949年于伦敦大学获博士学位。曾任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东北制药总厂中心实验室主任,化工部北京医药工业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国家医药管理局副总工程师,中国医药研究开发中心主任、名誉主任,兼任沈阳药科大学药物化学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医学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科委发明评审委员会医药卫生组副组长和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评审委员会医药卫生组副组长,中国药学会常务理事等职,1985年当选为法国国家药学科学院通讯院士,1999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家祥先生长期从事氯霉素、地塞米松、阿奇霉素、维生素A、D等多种药物的研究,曾获得中国科学大会奖5项,国家发明三等奖1项,国家新产品奖2项。沈家祥先生的研究成果使我国的氯霉素生产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他指导鹤草酚的全合成,并为我国甾族类药物的工业全合成打下了基础。他重视人才培养,五十年代初培养出我国第一批制药工程设计人员,2014年6月捐资100万元,在天津大学设立沈家祥教育基金用于支持药学学科的发展。(原标题:著名药学家沈家祥院士逝世:他走完了鞠躬尽瘁的一生)编辑:

据扬子晚报记者获悉,前日,江宁法院已经正式立案,受理南京浦口“虐童案”受害男童及其亲生父母起诉发帖网友侵犯隐私权、名誉权一案。  8月12日,浦口养母“虐童案”的男童及其亲生父母向江宁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状告最先发帖求助的南京网友,以名誉受损、隐私侵权为由,向该网友提出总计20万元的精神损失赔偿。原告在起诉状中称,网友未经许可将涉案男童肖像对外发布,同时,男童是“养子”一事属于个人生活隐私,被告的发帖行为侵犯了孩子的肖像权、隐私权、名誉权等。江宁法院已于前日正式立案。  对于此案,有关法律界人士认为,发帖人的动机是好的,但后续的网友参与,对受害人还是造成了一定程度伤害。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些以超出法律允许范围的手段暴露他人个人情况的网友,才是真正应该负责的人。

京华时报讯(记者张然)近日,大兴区食药局等部门联手端掉隐匿在黄村镇前辛庄村的一个制造假冒名牌白酒的黑窝点,现场查获非法生产的假冒“海之蓝”等品牌白酒2000瓶。  当天,大兴区食药局、区公安分局、区城管、黄村镇政府等多部门出动执法力量160余人,执法车15辆次,搬家公司车2辆,联手端掉了位于黄村镇前辛庄村的一个制造假冒名牌白酒的黑窝点,查获非法生产的假冒“海之蓝”、“天之蓝”、“泸州老窖”酒2000瓶,查扣散装原料白酒28桶共计1250公斤,此外还查获灌装机、打码机、气泵等设备,以及包装箱300个。  经查,该窝点用低劣散装酒及12元一瓶的“绵竹大曲”勾兑品牌白酒,执法人员依法对涉案物品进行了查封和取缔。该案目前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意大利当地媒体28日曝出,罗马省税务指挥部发动代号为“黄色火焰”的行动,出动150名警力和一架直升机,在当天清晨突击检查一个名为Commercity的大型批发商场。行动查封了涉案35名华商的大量资产,包括公司股份,不动产,豪华轿车和银行账户等。  新华社驻罗马记者葛晨证实了上述事件。她介绍说,Commercity商城位于机场附近的Portuense区,算是整个意大利比较大的批发市场,各地零售商都会到这里拿货。因为做的都是批发生意,所以服装较为低端。而该商城里除了大部分华商,也有一些其他族裔。  据《欧洲侨网》报道,此次行动追踪商品生产的过程直至生产地。警方发现这些公司所生产的服装都贴有Made in Italy(意大利制造)的标签,但事实上却是在中国制造,只是经过佛罗伦萨附近的普拉托唐人街进口商和工厂的重新包装。此次搜查行动没收了3千万件服装和130万个配件,所有这些产品都原产于中国,并被贴上假冒的产品标签。  据报道,涉事的35名华商业主和有关公司的法人代表已经被检察院以“窝藏和出售贴有虚假商标的工业产品罪”起诉。罗马法院已下令扣押35人所有财产,包括其中14家公司股权及相关的业务账目,25处在罗马和普拉托的不动产,总价值超过550万欧元;10辆豪华轿车,135个银行户头和保险箱。  葛晨说,意大利警方近年针对品牌假冒伪劣的大小打击行动不断,并非有意针对华商。只是在意大利从事服装加工和销售的华人不少,有一些确有不规范经营的行为。  而据当地媒体采访,意大利民众对于此消息的反应分为两派:一部分人对于中国制造持反对态度,呼吁人们不要再继续购买中国人的东西。另一些人则认为,因“意大利制造”售价过高,人们才去购买这些假冒产品。“买一件意大利制造的衣服够买五件中国生产的衣服。意大利制造太贵了!而且事实是,这些意大利制造经常不是在意大利生产的……”(记者林晶,编辑闫珺岩,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编辑:

分类:旅游

时间:2016-10-13 13: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