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7月25日报道 印媒称,眼下,数千中国男人正争先恐后的在淘宝这个网购平台“售卖”自己的精子。每个“捐精者”均可获得500-700美元(约合3000-4300元人民币)的酬劳。此外,淘宝还提供诸如亲子鉴定和测试精子活力这样的服务。  据《印度时报》网站7月22日报道,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淘宝网可谓包罗万象,人们时不常能够在这里看到各式各样的奇葩货品和服务。在这里,你可以买到人奶制成的香皂,也可以租个男/女朋友带回家告诉家人你结婚了,过着稳定的生活,让你那焦急企盼早日抱孙子的父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报道称,淘宝联合全国七大精子库推出的这一名为“聚精会神”的项目一经推出,72小时内就有逾两万人在线报名。其中69%的报名者来自中国三大城市:北京、上海和广州。  为何有如此多的人报名捐精,他们的最大动机是什么:是出于对捐精的好奇?还是纯属为了做好事帮助那些不能生育的夫妇?抑或是钱的诱惑?由淘宝和金域检验——第三方医学实验室机构联合推出的这项网络报名活动只限于7月15日至18日的72小时内。  导致精子库供不应求的不仅是无法生育的夫妇,想做单身母亲的未婚职业女性也越来越多。  此外,淘宝网点还售出了137份亲子鉴定以及4060份精子活性检测。在网店做亲子鉴定的价格是110美元(约合680元人民币),比医院价格低得多。网站会给购买者寄出测试包以收集受检测者的唾液。检测结果通常会在10个工作日内寄回。  另据《每日电讯报》7月23日报道,网上报名只需提供姓名、身份证后六位数字和邮箱地址便可完成。之所以推出网上报名就是为了保护报名者的隐私,鼓励那些羞涩的男士勇敢迈出这一步。  报道称,中国一些省份的精子库已经告急。  随着中国的中产阶级日益庞大,私人医疗保健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经营淘宝的阿里巴巴集团正是将目光瞄准了在线健康这个庞大的市场。  网络亲子鉴定因具有价格优势而火爆。  报道称,由于中国严格的户口政策以及中国人看重血缘的传统观念,做亲子鉴定的人也越来越多。  没有出生证的人要想上户口需要提供鉴定结果。而没有户口在中国可谓寸步难行,无论是居住还是享受教育、医疗等社会服务均需要户口。(编译/文怡)编辑:

“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快。”用这句话描述邹乐涛此时的心情再合适不过了。8年前,费尽周折考上统计系统公务员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选择离开。  7月22日,邹乐涛回忆起当初考公务员的想法时,依然还没回过神来:“就是想吃碗官饭,收入稳定,旱涝保收。”但随着近几年公务员改革力度的加强,公务员的职位以及福利薪酬已无法体现这个群体的优越性。  过去8年,像邹乐涛一样的公务员们经历了国考从热到冷的变化,这其中也映衬出整个社会的变迁。在这个急剧变化的时代背景下,政府职能在转变,从管理型政府转向服务型政府,从更多重视前期审批到更加重视事中事后的监管;公务员待遇也在转变,从终身制到聘任制,从养老双轨制到并轨,从八项规定到薪水调整……此消彼长,公务员群体正集体面临改变。    回想起8年前的那次国考,邹乐涛说真应该用香槟来庆祝,得知人生中又一次闯过独木桥时,人生仿佛迎来了一个充满玫瑰色的浪漫时刻。  “作为2007年的应届毕业生,就业形势非常不乐观,公务员这个职业让许多人趋之若鹜,很多毕业生将报考公务员作为首选。”在邹乐涛的概念里,“一个陕西穷土窝窝里长大的孩子,能考上北京的大学已实属不易,如果能在北京当上公务员,那绝对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当年,和邹乐涛同行的考生高达74万余人,其中最热门的国家广电总局干部人事管理一职,招收2人,报考人数竟高达8390余人。  1994年,原人事部正式建立了公务员考试录用制度,并组织了首届中央国家行政机关公务员录用招考,当年的国考只有4400人正式报考,相当于9个人争考一个职位,竞争并不激烈,直到2003年,全民国考的热度才开始显现。  2002年,报考公务员的人数为6万余人,2003年猛增到12万余人,那一年,正是高校扩招后首批毕业生的就业之年;随后,自2007年至2010年,报名人数一路飙升,从74万一路上升到2010年审核通过人数144.3万;再之后,经历了2011年141.5万和2012年130万的小幅下降之后,2013年又首次突破了150万。20年间,公务员的报名人数涨了344倍,竞争比例也由1994年的9∶1,提高至2013年的72∶1。  公务员考试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第一考”,国考成了千军万马争挤的独木桥,公务员成了竞相争食的“金饭碗”。  邹乐涛拿到单位拟录用工作人员公示名单的时候正在吃午饭,他急忙放下饭碗就给陕西老家打了一个电话报喜。  “公务员热”是2007年的一个缩影,那一年似乎什么都很热。  那年的中国股市,用两个字形容是“狂热”。这是自1999年之后资本市场的又一场盛宴。在4到9月的半年时间里,股指连连上攻,都市白领、大学生、农民、小商贩、跳广场舞的大妈,甚至像邹乐涛一样的公务员,都炒起了股,很多人抵车、抵房、向银行贷款,冲进仍在不断上涨的股票市场。  如果说股市的狂热已到了癫狂的地步,那么发生在楼市里的财富传奇则令人无言。2007年的全国房价延续上一年的上涨态势全面飘红,很多城市都涨了一倍,甚至两到三倍。年初,北京市中心城区的二手房交易价格为每平米0.7万元-1万元,到10月份,已经上涨到每平米1.6万元-3万元。  面对房价,在北京工作的公务员显得寒酸了许多,好在一些部门还有经济适用房可分,有的单位还可以自建房分给员工。尽管福利分房早已取消,有一套以低于市价许多的价格拿到的房子,对公务员而言并不是难事,而这也成了邹乐涛们最大的“福利”。  这年初,精心策划的《大国崛起》在中央电视台热播,在中国人需要自信起来的时候,传统文化成了新的时尚,主讲“三国”和《论语》的易中天、于丹迅速蹿红,就连台湾少女组合S.H.E都唱起了“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孔夫子的话,越来越国际化”。    随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举办,大国崛起越来越近。那时,老家来人了,邹乐涛带他们必去的景点是鸟巢和水立方。  与此同时,一场危机正悄然而来。2008年初,中国民营经济出现了衰退的迹象。  当年9月,雷曼兄弟破产和美林公司被收购标志着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随着虚拟经济的灾难向实体经济扩散,世界各国经济增速放缓,失业率激增,一些国家开始出现严重的经济衰退。  中国的GDP在2008年四季度呈现断崖式下滑,深圳东莞一带依赖出口的外贸企业出现了倒闭潮,旨在刺激经济增长的四万亿计划紧急相救。  素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国家发改委,当时门前车水马龙,人流涌动,时常可以看到官员或企业家模样的人夹着一沓沓材料在传达室门口等待,也不时会看到聚集在一起要求向领导“反映问题”的民众。  类似景象在2009年到2012年的“四万亿刺激计划”期间达到高峰。2012年5月24日,广东湛江市市长提供了最生动的标记:当他走出国家发改委大院时,抑制不住激动,在38号院门口亲吻一份等待了34年的批文。这种景象被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简称为“跑部钱进”,他说,“发改委要做的改变,就是要解决这种现象。”  尽管有四万亿撑台,实体经济虽然出现复苏迹象,但中小企业仍然长期受制于融资难、融资贵、需求不振三座大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国家相关部门出台了不少政策,做了不少努力,但企业生存和创业的环境没有得到根本改善;相比之下,公务员的日子却舒服得多。  人民网当时曾推出过一份“您如何看待‘公务员热’”的调查,其中,大部分网友的留言均涉及:“公务员有前途,待遇有保障,上班时看报纸、打电脑、喝茶水,退休后待遇高过普通人一大截……”等内容,职位稳定、工作轻松、有权力、有地位、待遇高、有前途一度成为公务员的代名词。  当年有这么一件趣事:在宁波,有对情侣坐着宾利考“科员”,参加国考的动机竟然是为满足女友母亲的要求——“考不上公务员,别想做我的女婿”。    转折自2012年始。  一位发改委的官员2012年回老家探亲的经历是:不管和亲属吃饭还是跟老同学聚会,他们都会问谁谁被抓了是怎么回事,似乎公开报道总是满足不了他们的好奇心。  对于湘鄂情来说,仿佛一夜之间顾客就消失了。2012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其中提出,要“厉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  “发改委对面胡同里的湘鄂情最先倒闭,统计局对面的湘鄂情扛了几个月,试图从高档餐厅转型为大众餐厅,但似乎没人买账,现在也倒闭了。”上述发改委官员称。  不仅湘鄂情,与公务消费相关的高端餐饮、酒店、白酒等市场均受到了明显的冲击。五星级酒店从以往的熙熙攘攘变得冷清,鱼翅、燕窝类山珍海味的批发市场也出现滞销。据中国烹饪协会统计,2013年初假日期间的宴请餐饮业收入同比有所下降,这在25年来尚属首次。  近年来,公务消费、官员宴请衍生出来一个巨大的“官消”市场,这背后是每年“三公消费”的巨额数字。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曾给出一个三公消费的数字:9000亿元。  对于很多公务员来说,2012年是个分界点,之前公务员五花八门的“补贴”以及“灰色收入”非常多,单位可以各种名义发钱、发福利,但这之后,实行“阳光工资”后,过年过节基本上没有了福利,甚至动用公款擅自发购物卡都要通报批评。  李克强总理在2013年3月的首次记者招待会上提出了“约法三章”,这是在挤奢靡生活的泡沫。  反腐的力度也越来越大,而且级别越来越高,数量越来越多。从2011年因违纪被免去铁道部部长的刘志军,到后来的刘铁男、薄熙来,乃至周永康和最近的令计划,“老虎”一个接着一个被曝光,“打老虎”的行动还在继续。  与此同时,改革在积极推进。肃清铁道部窝案后,一直停滞不前的铁道部改革终于落地,2013年3月,铁道部开始实行铁路政企分开。  2014年12月,国家发改委设立政务大厅,这是国家发改委成立62年来(从其前身国家计划委员会算起)开办的第一个政务大厅。这个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38号院的部委身上正在发生越来越多的变化。有的迫于中央改革的压力,比如三公经费的公开,大幅度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权等。  这种趋势在向下延伸。国考招聘的公务员岗位正在向基层倾斜,接近一半的岗位都附加了条件限制而成了“苦差事”。  在以往的国考中,国税、海关两个系统招人多,门槛又相对比较低,因此从来都是报考的大热门;但是,2013年,这两个系统有半数以上的岗位都在向考生传达着“苦差事”的信息。以国税系统为例,“国家级贫困县”、“欠发达地区”、“不提供宿舍”、“本单位最低服务期5年”等备注比比皆是;海关系统的岗位也明确标明了需要“24小时倒班,体能良好,住宿自理”等要求,几乎每个省的海关都或多或少出现了“露天作业”、“工作强度大”、“体能要求高”、“经常出差办案”、“适合男性”这样的字眼。  2013年的国家公务员岗位俨然成了“史上最苦金饭碗”,而公务员岗位向基层倾斜,已经是近几年的趋势。很显然,“一杯清茶一包烟,一份报纸坐半天”式的公务员生活已经成了“过去式”。  对于公务员而言,2013年确是一个分水岭,而也就是在那一年,邹乐涛头次听说了公务员的养老金也要并轨的消息。与此同时,中央先后出台15个文件通知,严肃约束公务员日常工作行为,这些禁令大大缩小了权力寻租空间,砍掉了相关公务员的灰色利益。  2014年的地方公务员招录考试报考人数比上年锐减36万多人,“中国第一大考”出现降温现象。紧接着,2015年的国考共有141万人通过招录机关资格审查,105万人网上缴费确认参加笔试,近90万人实际参加考试,参考率约为85.5%,也就是说有15万人缺考。  与此同时,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反腐风暴、福利改革等一系列改革也催生了公务员的新焦虑,越来越多的公务员跳出体制,甚至多地出台“鼓励公务员辞职”的政策。  同时,社会给予的就业引导和实现自身价值的道路越来越多,李克强总理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大学毕业生和年轻人看到了象牙塔之外更广阔的空间。

新华网南昌7月16日电(记者胡锦武、赖星)16日,江西警方发布消息称,“气功大师”王林因涉及绑架杀人案被调查。2013年以来,因陆续被曝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涉嫌非法行医等,并与官员、明星等政商娱乐圈人士多有交集,王林一直被社会关注。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王林虽涉嫌多宗罪名,却一直安然无恙甚至招摇过市,引发质疑不断。随着“王林事件”的跌宕起伏,诸多疑点仍有待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   记者从江西省萍乡市公安局获悉,2015年7月9日15时许,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接到报案称,萍乡市民邹某被身份不明人员绑架。对此,安源分局立即依法立案侦查。经警方侦查发现,刘峰(浙江温州人)、朱礼通(江西上饶人)有重大作案嫌疑。7月14日晚,警方分别在江西、广东将刘、朱二人抓获,经初步审查,刘、朱二人对绑架、杀害邹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据警方进一步侦查了解到,黄钰刚(广东省深圳市人)、王林(香港居民)涉及此案。邹某曾拜王林为师,二人关系密切。目前上述四名涉案人员均已到案,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王林是江西萍乡市芦溪县人。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王林以“空盆来蛇”“断蛇复活”“纸灰复原”“凌空题词”“徒手断钢筋”等所谓气功绝技被传得神乎其神,甚至,他的气功还被称有治病的神奇效果。2013年,王林接连被举报涉嫌非法持枪、非法行医。  而王林与其“关门弟子”江西商人邹某的是非恩怨,则是“王林事件”的导火索。  邹某是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2002年经人介绍与王林认识。邹某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声称,2009年,他交给王林500万元“拜师费”后成为其“弟子”,此后还陆续被王林索要了近3000万元的财物。  而王林此前则表示,他并没有接受别人的钱财,更没有利用气功作为敛财手段。王林还借助微博等渠道发布消息称,邹某因房屋纠纷,事实上欠他3300万元,并经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要求邹某返还欠款。  2013年7月30日,记者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旁听了这起房屋纠纷案的二审庭审,二审开庭原因为邹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由于双方纠纷,王林与邹某“师徒”开始了长达两年的利用媒体等手段互相揭发、举报的过程。王林涉及杀害邹某一案的披露,以一种令人诧异的方式为二人的恩怨画上了句号。  一些“知情人士”认为,“大师”王林确有一种“超乎常人”的能量,这种能量实则源于其经营多年的政商人脉圈。  正是因为这种看似无所不能的人脉圈,为王林平添了神秘感,也让一些抱有各种目的的官员和商人趋之若鹜。  据办案人员透露,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在2001年至2006年担任萍乡市委书记期间,与“大师”王林打得火热。  与王林火热的官员不仅仅是陈安众一人。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宋晨光、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丁鑫发、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等因贪腐落马的官员均赫然在列。  湖南省交通厅有关负责人曾向记者透露,在湖南交通系统腐败窝案中,一名涉案官员甚至直接要求行贿方将数百万元贿赂款转给王林,以求“消灾”。  “有的人是真信他的功力,有的人其实是装傻,目的只是想进入这个非富即贵的圈子。”一名知情人士一语道破“天机”。事实上,王林有时真能帮人“平事”,靠的就是圈子的人脉力量。   记者追踪调查获悉,此前,王林曾被举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非法行医、行贿、诈骗等多宗罪名。2013年,当地公安部门、卫生部门均分别对王林涉嫌非法持枪、非法行医展开调查,时隔两年,两部门均表示仍未掌握有效证据,案情难以突破。  随着王林涉及绑架杀人案被警方调查,此前对王林的诸多质疑再次浮出水面:  一是质疑王林非法持枪。2013年7月30日,萍乡市芦溪县公安局接到举报称:王林持有一支五连发来福枪。同年8月5日,芦溪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峡向记者证实,鉴于举报人提供的情况且有多人指证“王林非法持有枪支”,王林一案符合立案条件,已经进入侦查阶段。  2015年7月8日晚,萍乡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2013年8月1日、8月6日,办案民警对王林位于芦溪县、宜丰县的两处住宅分别依法实施搜查,未发现涉案枪支;2014年4月9日,在获悉王林从香港回到深圳后,办案民警赶赴深圳,依法将王林传唤至深圳市公安局接受讯问;2014年6月29日、7月19日,办案民警又先后两次依法传唤王林到芦溪县公安局接受讯问;2013年8月至2015年5月,芦溪警方先后寻找并询问了王林多个地点的社会关系人、邻居等20余人,均未获得有价值的涉案线索。  二是质疑王林非法行医。针对王林对外称自己的气功有治病的神奇效果,当地卫生部门官员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王林并未在当地卫生部门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也没有注册执业资格。  萍乡市卫计委负责人16日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并未查出王林非法行医的有效证据,芦溪县在全县范围内启动了调查程序,未发现有群众经王林用气功治过病,未发现王林在县内医疗机构坐过诊,未发现王林有药品或者辅助医疗设备的采购记录。  三是质疑王林诈骗财物。针对王林诈骗一说,最受关注的是邹某此前的说法。邹某曾向记者表示,王林总是各种明示暗示他交拜师费等,当初拜师费就交了500万元,还送过价值500万元的黄金、总价值超过1200万元的房产和豪车,此外每年送过节费、生日费每次不低于10万元。  四是质疑王林违规修建别墅。2013年8月3日,继王林在芦溪县的豪华别墅--“王府”被摘牌后,又在江西宜春市被网络曝出拥有3栋别墅。此外,有举报人向记者透露,王林在某单位内还修建有一栋三层别墅,是上世纪90年代初,这家单位负责人因“佩服”王林而划给他的地。但记者多方了解到,因时代久远且涉及个人隐私,这栋别墅是否为王林名下产权,仍未得到证实。编辑:

新京报讯 (记者李禹潼)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因受贿2400余万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中1300余万为其妻叶晓毛帮助收取,昨日,叶晓毛也站上被告席,被检方指控伙同丈夫受贿1300余万元。  据了解,这是叶晓毛第二次受审,此前,她被指控为丈夫苏顺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检方在审理中发现事实与指控不符,当庭变更了起诉罪名。    昨天上午10点,60岁的叶晓毛被法警带入法庭,她身材瘦削、面色苍白。因双腿弯曲困难,叶晓毛走路十分缓慢,从进门到审判区不足20米的路,她走了两分多钟。  据检察官介绍,在案件开庭审理过程中,发现案件事实与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不符,检方因此变更罪名起诉。  变更后的指控为,叶晓毛于2004年至2011年间,在明知其丈夫苏顺虎利用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货运营销计划处处长、营运部副主任、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的职务便利,为山西省曲沃县闽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单位谋取利益的情况下,仍伙同苏顺虎先后多次收受上述单位的负责人张邦才等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300余万元。  检方认为,叶晓毛作为国家工作人员苏顺虎的特定关系人,明知苏顺虎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仍伙同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上午的庭审中,叶晓毛一直神情凝重,说话声略带哭腔,声音沙哑、低沉。  在检方宣读起诉书后,法官宣布休庭。  据悉,休庭原因系出庭为叶晓毛辩护的律师与其丈夫苏顺虎的辩护人系同一人,按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一名辩护人不得为两名以上同案被告人或未同案处理但犯罪事实存在关联的被告人辩护。  该律师透露,此前,其曾到看守所会见过一次叶晓毛,想对案件的相关情况做一些了解,看守所内的叶晓毛身体情况不好,虽然基本的精神状态可以维持,但说话断断续续,表述也不是特别清楚。  休庭持续了约40多分钟,另一位律师赶到法院为叶晓毛辩护,但经与审判长商议,庭审没有继续,此案将择日再次开庭。    叶晓毛曾多次在家中收受钱物  检方指控叶晓毛犯受贿罪的依据,在其丈夫苏顺虎受审时,法院查明的事实中已有体现。  据苏顺虎的判决书显示,法院查明,2003年至2008年间,苏顺虎接受闽光焦化公司总经理张邦才的请托,为该公司解决煤炭运输等问题提供帮助。为感谢苏顺虎的帮助,张邦才先后三次给予苏顺虎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59620元,都是叶晓毛所收。  具体情况为,2006年春节前,张邦才以过年送礼为名在苏顺虎家中给予叶晓毛人民币20万元;2007年3月,张邦才以赔偿所丢失的苏顺虎借给其的轿车(价值人民币6.7万元)为由,在苏顺虎家中给予叶晓毛人民币60万元;2008年十一前,张邦才以庆贺苏顺虎之子苏冠林结婚为由,在苏顺虎家中给予叶晓毛人民币10万元和一对龙凤呈祥花纹金手镯(价值人民币26620元)。  中创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周云富证言显示,他推荐的股票让叶晓毛被套牢,所以让公司财务给叶晓毛的账户汇入50万元,开始说是借,当苏顺虎帮自己办了不少事情后,这笔钱就没有还。  而铁润商贸公司法定代表人段莉证言显示,其曾为苏顺虎成立京冠达公司,通过这个公司陆续给了苏顺虎1000余万元。2009年5月,苏顺虎装修铁道部的新房,其给了25万元。后还给过叶晓毛格拉夫钻石项链坠一个,格拉夫钻石耳钉一对,钻戒一个,装饰项链一条,此外,其从2008年至2011年陆续给过苏顺虎家很多金条。(原标题:被控伙同丈夫受贿 苏顺虎之妻受审)编辑:

中新网北京7月19日电 (记者 马海燕)晚年的冯骥才已经渐渐远离作家的光环,一年中有多半时间都在中国那些濒临消失的古村落间奔走,出现在媒体和公众面前谈论的也都是古村落保护。人们称他“传统村落保护第一人”。  “2000年全国有360万个古村落,2010年是270万个,10年就消失了90万个,现在的自然村只有200万个左右。中国1300多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绝大多数都在这些古村落里,少数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更是全部都在村落中。”冯骥才认为,古村落的价值绝不小于万里长城,抢救古村落就是和时间赛跑。  “在上世纪90年代我做天津古城保护的时候,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有人说,冯骥才你太奢侈了,老百姓住的房子那么破,你还在欣赏老房子上的砖雕。我记得我当时反驳说,中华民族在美上面从来都没奢侈过。”现在冯骥才的观点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同,但仍无法阻挡城镇化大潮下传统村落的消失。  冯骥才认为,传统民居建筑是民间文化的承载空间,其中留存着大量的历史信息、文脉记忆、艺术创造和生活方式。传统村落每一处都凝结着先人们大量的心血和智慧。对中国传统村落的有效保护与发掘,可以为中华民族存留更多鲜活的历史记忆和文化脉络。  在政协会上、在官方座谈会上等各种场合,他都不遗余力地讲传统村落保护,力图引起更多关注。2012年,中国启动传统村落名录普查,在冯骥才等专家的共同参与下,普查上报了1.2万个传统村落,其中有4000多个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国家将为这些村落的保护拿出经费、制定规划。  但列入名录的只是整体保存较好的村落,整体保存不好的、名录不收的,也就不在保护之列。如果一个村落大部分民居都已翻新,却还残留着一座祠堂,一座戏台,两三座民居,很有历史文化价值,怎么办?冯骥才认为,我们既不能失去一只只从历史飞来的美丽的大鸟,也不能丢掉从大鸟身上遗落的每一片珍贵的羽毛。在一个已经改天换地的环境里,孤零零的一两个老民居很难保存,最适合的方式是露天博物馆,也就是把这些散落乡野的零散珍贵民居收集起来,加以集中保护与展示。  他列举了瑞典斯德哥尔摩的斯堪森户外民俗博物馆、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桑斯安斯风车村、丹麦奥胡斯“老城”露天博物馆、俄罗斯苏兹达里的老木屋博物馆等,这些都是搜集本国各地典型的民间古建房屋、标志物和生活方式,集历史、文化、民俗、风景于一体的经典项目。  冯骥才说,在中国这种尝试也已经开始,比如晋中的王家大院和常家庄园,就是利用已经残缺的古代庄园为骨架,将周边地区零散的历史民居移入,集中加以保护。再比如私人出资建造的西安关中民居博物馆和安徽蚌埠民居博览园等,都是将散落四方、危在旦夕的民居收集起来,易地重建,精心修缮,达到了很好的保存效果,同时又能供人欣赏传统和认识历史。  当然,他也强调,易地重建的原则有如文物的“落架重修”,必须坚持历史的原真性。虽然露天博物馆有很高的旅游价值,但不能只为旅游效益而妄加改造,其最终目的还是要以保护文物为主。  “物质文化遗产有《国家文物法》,非物质文化遗产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古村落也应该有《中国古村落法》。”在冯骥才看来,古村落的保护也不能变成官员的政绩、学者的科研成果、开发商的资源,靠立法保护势在必行。  “古村落孕育了中华传统文化,也承载着我们的乡愁。每个村落都是一部厚厚的历史,我们已经把600多个城市变成千城一面,就不要让村落消失得更彻底了。”73岁的冯骥才呼吁。(完)(原标题:中国10年消失90万个古村落 冯骥才吁立法保护)编辑:

分类:旅游

时间:2016-05-12 12: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