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年明皇宫遗址正遭遇商业开发?今年5月,现代快报就曾报道,南京市龙蟠中路东侧工地内发现明故宫皇城西墙遗址。最近有媒体质疑:明皇宫遗址上面正在进行商业开发。    昨天,南京市文广新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称,对于已经在建设的中航科技大厦和住宅地块,地下并没有发现有保护价值的东西,所以才允许施工。另外,项目与明宫城护城河距离500米以上。  现代快报记者  赵丹丹 马乐乐 胡玉梅    在西安门城墙遗址不远,就是一个围挡起来的空地,这里便是中航科技城项目所在地。昨天下午,现代快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位于龙蟠中路上的中航科技大厦已经快建好了,这处大厦2011年曾经做过考古勘探。另外,开发商率先开始建设的还有中航金城1号,这是普通住宅项目。中航金城1号的工作人员表示,住宅地块的建设目前正常进行,并未听说被文物保护部门叫停。  “中航科技城项目的考古工作一直在进行,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结束。”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考古领队岳涌介绍,在项目东北部发掘出了明代房基,道路、水池以及砖井等遗迹。尤其是在该地块的西南部发现了南朝、明代砖井各一处,还发现了疑似明代皇城西墙一段。  南朝井平面为七边形,井底铺有木板,并圈用青砖侧立砌成,砖侧面为莲花纹及菱形方格纹。明代井平面为圆形,井底铺有木板,深5.6米,井口有石质井栏,砖砌方形井台,井圈用楔形砖错缝顺砌而成, 白灰粘接。  发现的皇城西墙让他们最为惊喜,从近西安门处向南延伸到瑞金路,连续分布。“墙体基础保存较好,宽8-12米,内部一层夯土、一层碎砖的方式逐层夯筑,局部表面有清代修复的迹象。”  在这段城墙上,考古人员刚还发现了一座完整的涵洞。“这是一处皇宫内非常重要的取水通道,根据研究得出的明故宫复原图,皇城西墙内就是宦官所在的‘宫内诸监’。当年这些紫禁城里的服务人员就可能通过这个涵洞,获得生活用水。”岳涌介绍,这个涵洞宽3.6米,东西长6米,高度为1.75米,成年男性完全可以从里面通过,可见水流量是非常大的,甚至是皇宫用水的一条“主干道”。此外,考古人员还在涵洞的两侧找到了相互连接的明沟与蓄水池遗迹,而且蓄水池位于疑似皇城的西墙之内,可见这些遗址相互构成一套完整的取水系统。  对于这两年考古的项目,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祁海宁说,他们已经递交了保护意见。  前不久,南京市文广新局就关于中航科技城A1地块地下文物,还向金城集团有限公司、南京中航工业科技城发展有限公司发出保护意见书。保护意见中表示,A1地块正好就在发现遗迹的工地西南部,发现部分明代皇城西墙墙基、明代涵洞、六朝和明代古井等4处重要遗址,这些都给南京城市历史文化提供了有价值的实物资料,应予以原址保护展示。请中航科技城委托有文物保护资质的单位结合地块建设规划做好上述遗迹的保护规划方案,明确保护范围和保护展示措施。保护方案须报南京市文广新局批准后实施。保护方案实施前,应该确保文物遗迹安全。     很多人质疑,目前中航科技城的部分项目已经开工建设了,比如中航科技大厦,2011年进行了考古发掘,这座大厦也在西安门城墙南延线上,大厦是否压在了明皇城西墙遗址上?而早年建成的金城大厦,也在这条线上,2006年曾经考古发掘过,并发现了皇城城垣的遗迹。那这个项目是否压在明皇城西墙遗址上?  昨晚,南京文广新局通过官方微博发布称,有关报道中提到,中航科技城地块与“明宫城遗址及周边100米范围内不得从事新的建设冲突”。而实际情况是,中航科技城项目与明宫城护城河距离最少在500米以上。  在发布会现场,有媒体追问,为什么当时发现了遗迹,还要盖房子,而现在遗迹已经荡然无存?南京市文物部门相关人员称,当时,这些大厦开建前确实都进行过考古勘探,但是遗址破坏严重,已经残破不堪,没办法认定。没发现什么有保护价值的遗迹,才允许进行规划建设的。相关人员同时称,当年,这些遗迹怎么处理的,要查找档案记录。对于有没有召开专家论证,怎么论证的,该局人士表示无法在现场答复。   明皇宫遗址内一直有考古,9年来,考古结果究竟如何?媒体报道认为,南京市文物部门“秘而不宣”。  对此,南京市文广新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明故宫遗址考古成果在2009年由南京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南京明故宫》一书,已经对之前明故宫区域内的相关考古发现公开对外发布,不存在“秘而不宣”。  祁海宁解释说,经过一年多的考古,他们已经初步了解了中航科技城项目地块内地下遗迹的分布情况,但是还有很多没有搞清楚的地方。  “尽管初步推断该项目的西南部有皇城西墙,但目前业内很多专家还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有专家说破坏太严重,是一层夯土,可能是墙体,也可能是其他建筑的基础。也有专家表示,目前没有发现一处城墙的包砖,只发现了条石。也有专家称,目前只挖掘了150米,发掘长度还有限。”  “正是因为这么多专家的不同声音,所以考古工作还需要持续开展,更重要的是还要进行专家论证的程序,在这些之前,我们并不方便公布结果,导致有人误会说‘秘而不宣’。”祁海宁解释说。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位于中山东路518号的“金城厂”,曾经是南京老城面积最大的工业地块。2010年,规划部门首次提出将“金城厂”打造成中航科技城。当年10月,南京市规划局召开南京中航科技城项目总体规划设计国际招标评审会,2012年8月南京市规划局正式出台了该区域的规划细则。  在当时的规划中,中航科技城被认为是推动南京产业升级、提升城市综合竞争力的项目,而中航方面提出的蓝图同样美妙:打造全国首个以航空科技为核心的高端科技研发中心园区,建设具有航空特色的航空及其相关产业产品的研发与试制、成果孵化与展示、国际交流与合作、市场开发与营销,以及军转民项目、金融、贸易、传媒、会展、配套生活设施和现代服务为一体的航空城。  2013年3月开始,随着国土部门的招拍挂进行,开发商3次拿地,取得了中航科技城地块,后进入正式的开发流程。  现代快报记者发现,2012年8月南京市规划局公布了《南京老城白下区中航工业科技城控制性详细规划调整方案》,中山东路518号的中航科技城,靠近西安门遗址、明故宫历史城区,东近解放路、南临瑞金路、西至龙蟠中路、北接中山东路。按照规划,老厂房将做成休闲街区和科技研发中心等。  而在建筑高度上,现代快报记者发现整体地块呈现北低南高,考古发现有疑似皇城西墙、要重点保护的西南部,在规划上却是开发强度最大的区域,是超高层,局部限高240米。而西北侧靠近西华门周边,控制在18-24米,往南逐步递增,控制在35米以下,保证西安门广场内视线不受影响。金城路以北居住用地高度控制在35米以下,金城路以南居住用地高度控制在80米以下。

本报北京9月10日电 (记者杜鑫)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苹果公司在美国发布新手机,不少“果粉”跃跃欲试……近年来,智能手机频繁更替,几乎每年一更新。不少手机用户乐于“喜新厌旧”,可旧手机却无处安放。  据一份来自某互联网安全公司的报告显示,约50%用户手机更换周期为18个月,有20%用户一年之内必须换手机。有数据显示,我国每年至少有7000万部手机被淘汰。  “我家里有5部旧手机,不知道怎么处理,像鸡肋一样。”今天,家住昌平区的姜女士对记者说。这几天,《工人日报》记者采访的30多位市民,九成家中有“退役”手机,大多面临处理难题。  目前,旧手机的流向主要是专业的回收机构、终端生产商、个人回收、二手市场等。据悉,苹果等手机生产商开启了旧手机回收计划,1号店、58同城也推出了手机回收平台。然而,由于回收价格较低,不少市民对这些平台并不买账。以两年前上市的iPhone 5s为例,八九成新的手机回收价格均不到2000元。而将这部手机卖给个人手机回收者或者二手市场,则可以卖到2500元以上。  不过,如果将旧手机卖给个人或者在二手市场出售,面临着隐私泄露的风险。此前发布的《中国手机用户换机风险调查报告》显示,相比较于丢手机,更换手机发生数据泄露的风险更大,危险指数更高。  国内某通信公司手机维修工称,一些商家通过专业的数据恢复软件,可获取手机中私人信息。他们回收手机后,从中筛选有价值的内容,然后进行二次买卖。360手机安全专家分析说,理论上讲,手机上的数据删除后只要储存路径没有被覆盖,都能通过软件恢复。即便使用手机自带的“恢复出厂设置”功能,也无法彻底删除全部数据。  即便不考虑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手机也不像普通垃圾废物一样容易处理。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从环保的角度考虑,手机的一些零部件污染能力特别强。据悉,一块手机废旧电池的污染量相当于100节普通干电池,造成的污染相当于3个奥运标准游泳池的面积。  实际上,旧手机回收一直存在监管空白。2011年实施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并未将旧手机纳入其中。《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2014年版)》将旧手机纳入进来,但是要到2016年3月1日才开始实施。  即便被纳入监管,旧手机回收也可能面临多头管理的难题。据了解,我国电子垃圾管理涉及工信部、商务部、海关总署、质检总局、环保部等多个部门。这容易导致责任主体不明确,出现“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以及监管体系失灵等现象。

中新网成都9月2日电 (高寒) 2日,记者获悉四川凉山索玛花爱心学校负责人后,已于1日晚间返回家中。  2日上午,记者通过电话与黄红斌取得联系,他表示已结束警方24小时拘传,于昨晚回到家中。  黄红斌是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因涉嫌非法买卖国有飞播林地,并违法改变土地用途、违法建设。8月31日下午,西昌市森林公安局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七十四条,依法拘传了黄红斌。  此前,西昌市相关部门查明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在开办索玛花爱心小学(儿童村)过程中,涉嫌违法买卖、占用国有(飞播)林地,违法建设,非法办学,建设场地因施工造成地质灾害隐患。(完)(原标题:四川凉山索玛花爱心学校负责人已结束警方拘传回家)编辑:

发生在8月12日深夜的天津港特大爆炸事故已使天津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海公司”)原址变为废墟。  由于瑞海公司两日来一直处于失声状态,迄今为止,并无信息披露事发当地的员工人数及其下落。8月14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找到当晚就在现场的瑞海公司工人张华(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他是距离爆炸点最近的人之一。张华是一名叉车工,在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工作了不止一年。  浑身伤痕累累、躺在床上无法下地的张华告诉记者,爆炸发生时,他和工友住在瑞海公司的办公楼里。该楼位于堆场东北角,总计5层,1到3层为办公室,4层为员工宿舍,5层存放杂物,与爆炸仓库距离约为100米。公司的堆场四周设有围栏,形成一个独立大院。  据张华介绍,在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工作期间,食宿都在院里,不常外出。不过,他称自己算是“外协”人员,算是临时工身份。他解释说,在这里工作的所有叉车工、装卸工等都属此类用工,他们经人介绍到这里工作,获取计件工资,并未与瑞海公司或其他公司签订任何劳动合同。按照公司压两个月工资的惯例,他的6月、7月工资还没到手。  事发之后,瑞海公司也并未派人与他取得过联系。  张华的介绍人是“邓老大”,也是这里的一名工人。张华向记者列数了平时可能有多少人住在瑞海公司办公楼里:包括“邓老大”和“邓老大”的两个兄弟在内的至少10名叉车工,18名装卸工,两名清洁工,两名看门人,上个月新来的、他还没来得及认识、叫不出他们名字的5名工人,还有这个堆场的房东夫妇两人。除了这39人之外,办公楼里可能还有几名瑞海公司的正式工。  张华称,瑞海公司的这个堆场是租来的,业主为一对夫妇,平时也住在办公楼4层。据天津市安监局副局长高怀友在8月14日的事故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这处堆场确是瑞海公司租来的。  现在,张华不知道这些朝夕相处的同伴中任何一人的下落。  他知道瑞海公司的老总叫“只峰”,但不知只峰是否当晚也在现场。工商登记材料显示,只峰为瑞海公司法人代表。  8月12日晚仓库起火时,张华正在4层宿舍准备睡觉。他看到一个气罐亮了4下后,和工友们全都跑到了楼下,在大门以东的跃进路上观望火势。消防车也很快赶到。张华说,公司南侧就有交警队和消防队。在爆炸发生之前,跃进路边陆续停了二十几辆消防车。  除了瑞海公司的员工,附近其他堆场的工人也在同一条路上不同区域观看救火。张华说,瑞海公司的背面紧邻“环发”,西边则是“中联建通”。  卫星地图显示,瑞海公司的东北方向,隔着吉运二道,就是环发讯通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西南侧则是中联建通国际物流公司。  “他们堆的都是普货。我们是专门的危险品仓库。”张华说,他对周边的堆场很熟,这些堆场也住着工人。  张华看到,消防员到来后,就在跃进路上冲着堆场内喷水。过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传来了爆炸声。不过,第一次爆炸似乎没太大“劲儿”。  第二次爆炸格外厉害,人们开始逃命,都“跑昏了”。冲击波把他“拍”出去好几米。他刚爬起来,第三次爆炸又到了。  西北方向1.5公里外的天滨公寓感受到了后两次爆炸的威力。天滨公寓是天津开发区一处为外来工提供的“蓝领公寓”,一位住在4楼的工人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第一次爆炸后他还在看窗外的景象,第二次爆炸后,窗户掉了下来,砸伤了自己。  距离更近的张华沿着跃进路向南连滚带爬。他看到,与瑞海公司一路之隔的跃进路东侧,博达集装箱物流公司的护栏被炸飞,一个集装箱被炸开了一扇门,就钻进去躲了起来。刚一进入,集装箱在冲击波下凹进去一块。他躲在里面都感到箱子变了形。  张华在这个变形的集装箱里躲了一夜,直到次日早晨听到救援人员的声音后呼救并被救出。他的身上被滚烫的玻璃碴子和不明液体烫得千疮百孔,玻璃扎进了肉里。左脚受伤尤重,他在黑暗中只摸到左脚大量流血,就脱下衣服包住,身体躺在地上,用脚蹬住箱壁。获救后,他的左脚缝了二十几针。  这个夜晚,他没有昏迷,也没有睡着,就在清醒的恐惧中等待,整个晚上都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只盼望有人来救自己,“空气中的味道特别难闻”,“在那里头躲着,也不敢出来”。  现在,张华也想知道,自己服务的那些6米多高的仓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说,瑞海物流公司是危险品的中转站,货物运进来,装箱,再运出去,他作为叉车工,负责的就是把散货装进集装箱,“集装箱里头有什么,我都知道”。  他对记者一口气列举了自己在堆场里常见的危险货物:甲酸、二氯甲烷、氯酸钠、硝酸铵、金属钙、金属钠、金属丝、硫化钠……他说,电石会封存在铁桶里运来,装甲酸用的是大白桶。  他还立即数出了堆厂里货物的分级,共有7类,2类、3类、4类、5类、6类、8类、9类。  瑞海公司官方网站信息显示,我国分级的9类危险货物中,该公司业务覆盖的确为上述7类。  一种猜测认为,也许是仓库内存储的电石遇水后反应引发了爆炸。但张华认为,爆炸可能跟喷水没有关系。因为喷水的位置很远,水到达的应是没着火的集装箱。据他的观察和推测,存放电石的区域处于水喷不到的位置,而爆炸的位置应该是一个20吨的气罐所在的位置,位于大院的最西边,挨着护栏,另一侧是“中联建通”的仓库。  至于这里有没有令人闻风丧胆、微量吸入即可致命的氰化钠,张华对记者说,氰化钠也是平时可见的货物。氰化钠属于剧毒的6类危险品。他平时打交道的氰化钠外观为块状固体,放在小白桶内,每桶100斤,有时一天能来货二十多集装箱,每个集装箱能装340桶。这个月,他就装过氰化钠的箱子,“都是俺们装,有没有全知道”。  不过,在张华眼中,氰化钠并不是最“厉害”的。他害怕对皮肤具有腐蚀性的甲酸。氰化钠即使外桶破裂,里面还有内衬保护。  他表示,自己知道瑞海公司的堆场里何时收到过哪种危险品,但不清楚这些危险品何时运走,也无法推测仓库内有多少存量。  张华还告诉记者,自己之所以熟知化学品知识,是因为瑞海公司对工作人员进行过培训,平时危险品的存放也都是按照分类来的。  他还透露,瑞海公司的仓库内平时发生小事故是常有的事,比如气罐泄露或是小的火灾。因此,这次刚开始大家都没当回事,连隔壁“中联”、“环发”的人都涌到路边看热闹。“谁知道危险这么大呢?”  现在,那些一起“看热闹”的人去了哪里,他一个也不知道,也不知找谁去问。

新华网宁波7月28日电(裘立华 黄瑞鹏)10秒种便可充满电的全球首条超级电容储能式现代电车公交线28日在浙江省宁波市开通运营。该电车以其尾气零排放、低噪音,以及使用清洁能源的优势,被誉为“21世纪的绿色交通”。  据介绍,超级电容储能式现代电车由宁波中车产业基地全新研制,采用了全球首创、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超级电容储能系统,车辆的核心元器件超级电容,能反复充放电100万次,使用寿命长达十年。  车辆行驶路线无需架设空中供电网,只需在公交站点设置充电桩,当车辆驶进站台,无轨电车上的授电弓向上升起,与车站站台顶部的充电网无缝衔接,利用乘客上下车间隙充电,只需10秒便可充满并维持运行约5公里。当车辆制动和下坡时,又可以把85%以上的刹车能量转换成电能,存储在超级电容里再使用。  未来3年,宁波将投放1200辆这种全球领先技术的绿色现代电车,用于城市公共交通领域。此外,随着国家“一带一路”的政策导向,这种超级电容储能式现代电车还准备出口到奥地利、匈牙利等欧洲国家。  目前,首条示范公交线全长11公里,设24个公交车站。编辑:

分类:旅游

时间:2016-03-08 04: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