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天津爆炸,有人质疑瑞海公司没有取得当地安监部门的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另外,企业工商资料显示,去年该公司的许可经营项目做出变更,据悉,文件中,港区明确瑞海国际具备存储危化品的资质。但即使按照这份文件,从事危化品仓储的有效期也只是到2014年10月16日。  一位从事交通运输和港口工程多年的资深教授认为,按照目前的地理位置分析,发生爆炸的集装箱堆场属于港外堆场,按规定应归安监部门管理。企业的相关资料显示,其危化经营许可由交通部门批准,登记的经营场所并非爆炸场地,“这很奇怪,公司可能打了监管的擦边球。”    记者发现,修订版《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于2011年3月2日颁布,自2011年12月1日起施行。  条例对危险化学品实施安全监督管理的有关部门进行了明确分工,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负责危险化学品安全监督管理综合工作。具体包括:组织确定、公布、调整危险化学品目录,对新建、改建、扩建生产、储存危险化学品的建设项目进行安全条件审查,核发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证、危险化学品安全使用许可证和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并负责危险化学品登记工作。  该条例还规定,对新建、改建、扩建生产、储存危险化学品的建设项目,应当由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进行安全条件审查。  不过,条例提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法》的规定取得港口经营许可证的港口经营人,在港区内从事危险化学品仓储经营,不需要取得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并且,新建、改建、扩建储存、装卸危险化学品的港口建设项目,由港口行政管理部门按照国务院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规定进行安全条件审查。  一位从事港口安全监管的专家表示,根据新《条例》,港口危险品的安全监管职责转移到了各级交通运输(港口)主管部门,而过去,特别是危险品储存设施,都是由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负责, 港口行政管理部门管的较少。港口储存企业储存了什么物质、储存量以及储存的场所条件是否存在隐患,对于港口行政管理部门而言,形成监管难点。  为什么在港区内从事危险化学品仓储经营,不需要取得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一位安评专家认为,由于港口作业的专业性很强,所以将港区的安全管理职责转移到港口的主管部门,港口管理单位也有专门的安全管理部门,企业在港区从事危化经营,除了获得港口的经营许可,还需要获得港口的危险品货物安全经营许可。  据瑞海公司官网介绍,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目前是天津口岸危险品货物集装箱业务的大型中转、集散中心,是天津海事局指定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和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  该公司的企业工商资料显示,公司在成立初期的许可经营项目为“在港区内从事仓储业务经营”,明确表示“危化品除外”。  去年,该公司的许可经营项目做出变更,改为“在港区内从事仓储业务经营(以津交港发[2014]59号批复第二项批准内容为准,有效期至2014年10月16日)”。据悉,在上述批准内容中,港区明确瑞海国际具备存储危化品的资质。但即使按照这份文件,从事危化品仓储的有效期也只是到2014年10月16日。  一位从事交通运输和港口工程多年的资深教授认为,从目前的地理位置判断,发生爆炸的集装箱堆场属于港外堆场,不应归港口管理,其危化经营许可,应由当地安监部门批准和监管。该教授称,一般而言,港区的管理范围以港界为准,界限里面执行的是交通部门的规范和标准,港界外,都属于安监部门管理。  记者查询百度全景地图和卫星图像显示,天津港入港闸口位于新港七号路与跃进路的交叉口处,港区坐落在跃进路东侧以内。而爆炸点则位于跃进路西侧吉运一道与吉运二道之间的区域内,与天津港入口的直线距离约700米。  究竟是管理部门的监管审批不到位还是企业钻了空子?  昨日,某地方港航局办公人员告诉记者,只要是在港区范围内进行,所有经营性活动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公司,都要向港航局申请办理危险品货物安全经营许可,不过要根据货品的种类和危险程度或公司的具体情况,来确定申请港航局的级别(市级还是省级),一般是向港口所在地的市级管理部门递交申请。他介绍,港航局也有专门的安全技术部门负责监管港口里存放的危化品,对港区范围都会有明显划分区域,比如坐标或地图。  上述资深教授分析说,有一种可能,就是管理部门发放许可证的时候,是发给了这个公司,但是公司有多经营场所,发生爆炸的堆场是否属于许可证的登记经营场所,是关键问题,如果不是,说明公司打了监管的擦边球。  即公司获得了经营许可,但是爆炸堆场不属于危化的经营许可范围。  他介绍,一般而言,管理部门审批许可证的时候,需要明确该公司的经营场所和货种,在经营场所一项中,需要精确到几号库区或者几号仓门、是一号库还是几号泊位、哪条管线等,要求详细精确。  记者查询瑞海公司的工商信息显示,其住所(经营场所)显示为“天津自贸区(东疆保税港区)亚洲路6975号金融贸易中心南区1栋1门5012室-45”,地图显示,该地址位于东疆港区内。此外,经营场所并没显示其他港区外地址。

中新网7月23日电 据北京市气象局官方微博消息,北京市气象台15时40分发布天气预报:今天下午阴,大部分地区有雷阵雨,局地伴有短时大风或冰雹。夜间阴有雷阵雨并伴有短时大风,局地有冰雹转多云,最低气温21℃。(原标题:北京大部地区将有雷阵雨 局地伴有短时大风或冰雹)编辑:

中新网哈尔滨7月13日电 (记者 王琳 王舒) 日中友好之会感恩团于13日到达哈尔滨市方正县“中国养父母”公墓进行祭扫活动,20余名日本战后遗孤向公墓90度鞠躬并敬献鲜花。据悉,由日本遗孤组成的团体上次访华是2009年,此次时隔6年日本遗孤们希望以此表达对中国养父母的深切感怀,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往来。  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曾在中国生活近半世纪的50余名日本战后遗孤11日回到黑龙江,探望中国养父母。回首战后时期,中国养父母以博大的胸怀,收养了日本侵略者撤退时遗弃在中国的儿童,成就了一段中日民间情谊的史话。据黑龙江方正县志记载,当年方正县的农民一共收留了日本遗孤4500多人。被善良的中国人收养的日本遗孤,他们对“以德报怨”的感受更加深切,1995年,日本遗孤远藤勇在黑龙江方正县兴建了“中国养父母公墓”,他6岁时曾被方正县庆丰村刘振权、吕桂云夫妇收养。此后,“中国养父母公墓”成为了中日民间交流的一座“地标”。  13日,在苍松翠柏掩映之间,“中国养父母公墓”静候着“来自日本的中国孩子”。20余名日本战后遗孤静默走近并向墓碑90度鞠躬,并敬献上一捧捧鲜花。其中一名73岁的日本遗孤缓缓跪下,背朝天连续三次叩首,再次抬起头时已泪流满面,反复重复着:“您们就是我的亲妈妈”。  同时在一旁默默流泪的日本遗孤铃木静子对记者说:“我们都是1945战后残留下来的孤儿,对我们来说,中国就是家乡,养父母就是亲父母。当时大多数中国家庭都是好几个兄弟姐妹,但是父母从来对我们一样疼爱,今天来到这里,就像见到自己的父母一样,思念、感动无法用语言表达。”  1945年后,日本战后遗孤从遗弃到被收养、到回日本寻亲,已走过半个多世纪的岁月。此次感恩活动让日本遗孤回归中国故乡,追忆起一位位中国养父母与他们的情感故事,使中日两国人民更加珍爱和平、铭记历史,促进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完)(原标题:日本战后遗孤赴“中国养父母公墓”祭扫(图))编辑:

中新社珠海7月5日电 (邓媛雯 陈彦儒)珠海市公安局斗门分局5日对外通报,该局摧毁一个网络赌球犯罪团伙,有49名犯罪嫌疑人落网,其中一名为首的嫌犯是澳门籍男子。  据了解,从今年2月底起,27岁的澳门籍男子林某开始在一个叫“皇冠”的赌博网站赌球,并将这个赌博网站的账号交给其友、现年34岁江门籍男子朱某使用,朱某通过发展下线方某辉、杨某杰等近百人,将收来的外围赌球下注单在林姓男子的赌博账号进行投注赌博,林、朱等人通过这个赌博网站返点渔利。  据介绍,该团伙主要利用手机、iPad等移动终端进行网络赌博,每周投注额达上千万元人民币。  斗门警方6月10日早上6时许,抽调200多名警力,对70多个窝点同时进行抓捕收网,49名犯罪嫌疑人落网。警方缴获了电脑、手机等作案工具一批,冻结涉赌资金200余万元人民币。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完)编辑:

#法制晚报讯# “三天了,我们怎么也找不到人。”昨日下午,在天津市泰达医院门前,记者见到了前来寻找亲人的司立营一行七人,司先生的爱人更是眼圈红肿,不住地小声啜泣。  司立营是山东省滨州市无棣县人,父亲名叫司建春,今年56岁,半个月前和几个乡亲一起来天津市滨海新区的瑞海国际物流公司打工。  “发生爆炸的那天晚上,工友们纷纷外逃,父亲也跟着往外跑。”司立营说,这消息是他从好几个工友处打听到的,后来带班的工头清点人数,父亲的工友都跑了出来,唯独不见司建春。  看到新闻后,经与工头联系,确认父亲失踪,随身携带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无奈之下,家里人找了一辆车,叫上六七个亲友,一起来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老爸你到底在哪里?”  “各个医院都挨着去问,安置点也去寻找,但一直没有找到人。”司立营的另一位亲友说,他们去了天津泰达医院、解放军254医院等地方,均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到昨天下午为止,已经找了三天,夜里就在医院的走廊等处胡乱凑合休息一下。  与司建春同在物流公司干活的一名工友说,8月12日当晚11时许,30多名工人得知出现了突发事件,纷纷往外奔逃,司建春也夹杂在人群中,可是事后清点人数时,始终没有找到他。“我们都是乡里乡亲的,在同一家公司打工,希望他能平安归来。”这名工友表示。  据昨天下午媒体实时播报的消息,北京卫戍区防化团在天津港8·12爆炸核心区爆炸点50米处,救出一名50多岁的男子,目前该男子已被送到天津市的解放军254医院救治。  听到有人被救出,司立营抱着希望前往医院寻找,得知因伤者正在重症监护病房,并不能进行探视,无法确定到底是谁。  “我希望是他,那样的话,起码证明他还活着。”司立营说,一家人奔波三天,祈祷老爸能平安归来,今天还将继续寻找,“只要见不到尸体,我就认为他还活着,有一丝希望,我都要坚持找。

分类:旅游

时间:2016-02-06 06:2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