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李秉新]2017年藏历新年已过,纽约藏胞群体又恢复了平静。《环球时报》记者从爱国藏胞侨领德青活佛那里了解到,他领导的纽约西藏同乡会在今年节日期间,邀请曾经回国探亲的活佛、“流亡政府”前官员举办讲座现身说法,向大家介绍他们的感想。随着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以及越来越多的藏胞回国探亲参观,藏区好消息不断传到海外,让还没回去过的藏胞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一方面,他们听着介绍,人未去,神已往,逐步认清了达赖集团散布的谎言和谣言,另一方面也在通过各种渠道寻找通往家乡的路。  年近80岁的奇美南杰老先生,1959年跟随达赖集团流亡印度在达兰萨拉从事教育工作,还担任过“四水六岗”的首领。1995年,他与另外两名官员与达赖在政见上产生分歧,达赖不由分说将他们罢官免职。据老人介绍,达赖根本不像人们在公开场合看到的那样温文尔雅,实际上他对待身边的人极为苛刻、非常跋扈。奇美南杰老人不愿继续忍受屈辱,从此他与达赖一刀两断,辗转来到美国定居。  定居美国后,奇美南杰曾数次回国探亲,对祖国的快速发展感到惊讶又振奋。在家乡,老人亲眼看到藏族同胞在努力工作发家致富,每个县城村镇都通了公路,有的地方开通了空中航线,这在以前都是不敢想的。对比以前达赖的所作所为,他切身感到国内藏胞信哪个教跟哪个派都有充分自由,受教育程度比以前不知高了多少。奇美南杰提到,为笼络人心,达赖集团给一些在藏胞中有影响的老年人发放“养老金”,他则对此断然拒绝,表示要给就给那些还在达兰萨拉街上流浪的老人。他真心想对广大海外藏胞说一句,祖国才是你们的归宿,西藏才是你们真正的家园。  40多岁的强巴现在以经营园艺、做木工以及石材装饰为生。他十几岁时从西藏来到印度南部一座藏传佛教寺庙学习佛学,学习了一段时间后他选修了更高级别的佛教哲学。但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强巴学习的理论与达赖主张的理论不完全一致,他被迫停止研修这一课程。强巴受到极大震动,他所崇敬的人不是一贯主张“民主自由”吗?怎么现在就行不通了呢?强巴大失所望之下放弃继续学习佛学,作为难民辗转流亡至美国。  强巴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通过这件事他对达赖的言行有了新认识,达赖并不像自己标榜的那么高尚,他灵魂深处隐藏着独裁和专制,容不下任何与他不同的东西。现在的强巴精神上得到解脱,开办了自己的家庭装饰公司,承揽了不少装修业务,日子逐渐红火起来。听了老一辈思想深刻的讲座,强巴也产生了何时能回家看看的想法。责任编辑:

原标题:两会综述:外媒看中国两会 “高频词”有哪些?  中新社北京3月2日电 (记者 刘旭)全国两会不仅是中国政治生活的大事,也是世界观察中国的窗口。又到一年“两会时间”,境外媒体关注中国的“高频词”有哪些?    中国下阶段的经济增速目标一直是外界关注重点。彭博社在《中国两会看什么》这篇盘点中认为,两会期间公布的经济增长目标和预算数字,体现中国政府对经济下行压力的承受程度,以及未来在推动经济活动方面的预期开支。  日本经济新闻网站也指出,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在两会期间作政府工作报告,公布中国经济增长目标,这可被视为中国政府优先事项和财政预算“风向标”。消息援引法国兴业银行经济学家观点认为,2017年中国两会的首要经济主题应是稳定,侧重于结构改革,这意味着政策环境比2016年更加温和。  韩国媒体“Asia Today”文章预测,今年中国两会的焦点是经济,侧重“稳中求进”。消息说,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明确将重点关注“保持稳定”,因此今年两会有可能继续降低经济增长目标。消息认为,中国下阶段将明显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可能宣布在钢铁和煤炭等行业采取强有力重组措施。    《爱尔兰时报》网站说,中国官方公布2016年国防支出增幅为7.6%,是近6年来的最低。  塞拉利昂新闻网站“Awoko”指出,2017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国防预算信息值得关注。  美国《赫芬顿邮报》也将中国国防预算增长率列为两会看点,消息认为,考虑到中国政府“稳中求进”的方针,预算数字有待观察。    “Awoko”网站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赢得中国和相关数十个国家和地区人民积极参与。中国计划今年主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搭建集思广益和互联互通平台。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两会前瞻文章也指出,“一带一路”既是促动中国国内市场转型升级的因,又是中国持续结构性改革的果,这是中国下一步发展的重点,必将是两会一大看点。    塞拉利昂新闻网站称,2017年中国外交将面临一系列考验,其中之一就是如何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与美国保持良好、双赢关系。两会释放的外交信号值得关注。  新加坡《海峡时报》消息说,两会期间,中国外长王毅很有可能被问到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相关的问题,他的回应会体现中国政府的外交侧重点。    两会召开前夕,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银监会、司法部、商务部四部门换帅格外吸引外媒眼球。新任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受到各家海外媒体关注。山东省原省长郭树清履新中国银监会主席,引发外媒对于中国加快金融部门现代化改革步伐的预测。境外媒体称,何立峰、郭树清以及新任司法部部长张军、新任商务部部长钟山等人在两会期间的亮相值得期待。  《海峡时报》、彭博社等还格外提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小米公司董事长雷军等,认为中国经济领军人物的参政议政也是一大亮点,并提醒关注中国大型国有企业负责人的两会表现。  此外,中国政府在民生领域的政策也是外媒关注重点,不少媒体将中国房价走势、生育政策等列入各自的“中国两会关注榜单”。(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为: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可以入党么?      关于党员能不能信教的问题,在这里,给出明确答案:共产党员绝不能信仰宗教。  下面简单跟大家聊聊。    《中国共产党章程》第一章第二条,关于党员的条件:  中国共产党党员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中国共产党章程》第一章第三条,关于党员的义务:  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学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议,学习党的基本知识,学习科学、文化、法律和业务知识,努力提高为人民服务的本领。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宗教工作的决定》明确指出:  共产党员不得信仰宗教,要教育党员、干部坚定共产主义信念,防止宗教的侵蚀。  题主目前尚未认同马克思主义,似乎也没打算履行党员义务,不符合入党条件。  此外,共青团员也有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义务,信教群众也不能入团。    “共产主义是径直从无神论开始的。”——马克思。  《中国共产党章程》总纲指出:  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  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包含两个组成部分,即现代唯物主义和现代科学社会主义。现代唯物主义认为,世界是物质的,主张无神论。  可以说:成为马克思主义者,是成为党员的前提,而坚持无神论,则是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前提。  坚持马克思主义,和信教,根本上就矛盾。  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说:“共产党员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    早在马克思之前,哲学家费尔巴哈就认为,宗教传统中关于神或上帝的一切属性和本质,都是人类把自己的属性和本质自我异化的结果。  不是上帝按照神的形象创造了人,而是人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上帝。人对现实苦难的社会环境越无力,就越积极投入造神活动。  马克思发扬了费尔巴哈的观点,他认为,人们之所以形成宗教这种颠倒了的世界观,正是由于在它的背后有一个颠倒了的现实世界,即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社会。  在这个社会中,人们的正当权利和生存地位被统治阶级剥夺了,因此面对苦难深重的现实社会,人们把自己的生存本质异化成为一个外在的救世主,一个被幻想着可以引导人们进入天国去过幸福生活的神。  而无神论的思想,就是要将这个颠倒了的世界观再重新颠倒回来,成为人们自救、自主、自由的思想武器。  正如《国际歌》唱的:“从来就没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揭示的宗教本质,也是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历史意义。    我国现行宪法第36条第1款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  你可能会问:共产党员不信教,是不是没有“宗教信仰自由”?   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明白什么是“宗教信仰自由”。  宗教信仰自由,既包括信仰宗教的自由,也包括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既包括信仰或不信仰这种宗教的自由,也包括信仰或不信仰那种宗教的自由。  有点绕,但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你信教,有人逼你不信教,这侵犯自由了。  你信道教,有人逼你信佛教,这侵犯自由了。  你不信教,有人逼你信教,这侵犯自由了。  你不信教,有人说,来吧,加入我们的组织吧,我们的同志也都不信教。  这不叫侵犯自由好吗?  不是你入了党,所以你不信教;而是你先不信教,你才会入党。  身为共产党员,就是以选择不信仰宗教的方式,享受了自己的宗教信仰自由。    我国现行宪法第36条第2款中规定:  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你可能又会问,共产党员也是公民,党员不信教,这是不是中国共产党“强制公民不信仰宗教”呢?  这里可以明确告诉大家:中国共产党不强制任何人信仰或不信仰宗教。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不能参加宗教活动,是每一位党员自主做出的选择。  如果一个人非要信仰宗教,那么只要选择不加入中国共产党即可。即便已经入党,党章也明确规定了“党员有退党的自由。”每个党员在加党时,都要宣布“拥护党的纲领”,这实质上相当于宣布“我是一个无神论者”。  既宣布自己是无神论者,又信仰宗教,恐怕不光中国共产党不同意,各宗教应该也不同意吧?    “宗教工作本质上是群众工作”——习近平  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随着时代的发展,宗教终有一天是要消失的。  然而,在那一天来到之前,宗教还会长期存在于我们的社会中,并影响大家的生活。  毛泽东说过:“我赞成有些共产主义者研究各种教的经典,研究佛教、伊斯兰教、耶稣教等等的经典。因为这是个群众问题,群众有那样多人信教,我们要做群众工作,我们却不懂得宗教,只红不专。”  邓小平说过:“对于宗教,不能用行政命令的办法;但宗教方面也不能搞狂热,否则同社会主义,同人民的利益相违背。”  2015年5月18日至20日,在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个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综上,作为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作为一名普通的共青团员,  ——要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  (当然,你并不能到宗教场所去宣传无神论,或者在信教群众中发起有没有神的辩论,这违法)  ——要积极带动移风易俗,反对封建迷信,反对宗教狂热;(信教群众在公共场所传教,这也违法)  ——要明确反对,以信仰宗教为名,干涉群众正常生产生活和干预行政、司法、教育;  与此同时,党员还要团结信仰宗教的群众。  信仰宗教的人民群众,也是中国共产党团结、帮助、服务的对象,也可以是党员生活中的好朋友,大家还可以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  像题主一样的信教群众,在党外,依然可以为国家做贡献,依然可以参政议政,依然可以发展事业。  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事物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假如有一天,题主转变了思想,从宗教信徒,变成了马克思主义者,那么题主仍然可以递交入党申请书。  最后,送大家一句话:  “徒有其名的党员,就是白给,我们也不要。”——列宁(本文作者为中建台州湾大桥及接线工程项目指挥部团委副书记@姜元昊)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湾同性婚姻专法曝光:双方书面约定“谁夫谁妻”  海外网2月25日电台媒曝光3个来自台湾地区法务主管部门的同性婚姻专法版本,其中有多处规定与适用于异性婚姻的民法不同。专法条文中出现“同性双方必须以书面约定一人为夫、一人为妻,才算合法的同性伴侣或同性婚姻”的规定,同时在收养制度上也不允许同性双方“共同收养”孩子。  这3个专法版本包括一部委托台湾清华大学学者研究的《同性伴侣法草案》、一部“法务部”自行提出的《同性伴侣法草案》和一部《同性婚姻法草案》,这三个版本催生背景皆基于民间正反意见分歧,适宜以“专法”渐进式立法,但“法务部”强调上述专法内容皆仅供“立委”立法参考,最后不一定正式提出。  在曝光的3个专法版本中,有多处规定皆与适用于异性婚姻的民法明显不同,其中“法务部”的自行提出供立委参考的《同性伴侣法草案》和《同性婚姻法草案》,甚至将同性伴侣定义为传统婚姻的“夫妻”,并在条文中规定“同性双方必须以书面约定一人为夫、一人为妻,才算合法的同性伴侣或同性婚姻。”  此外,在收养制度上仅允许“继亲收养”,即同性伴侣或配偶只可以用“继父或继母”身份,收养另一方的“亲生子女”,但两人无法“共同收养”其他孩子。  婚姻平权大平台的总召集人吕欣洁表示,无论哪一个专法版本,都明显跟异性配偶适用的规定不同,所谓的保障也有差别,就是一个歧视性的法案,“所有的同运团体都完全不能接受!”其中还必须规定谁是夫、谁是妻,更显得法务部连最基本的性别平等概念也没有。  在委托台湾清华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林昀嫺等人研究的《同性伴侣法草案》中,相较于现行《民法》中男女最低应各为18岁和16岁,缔结伴侣的年龄规定应“满20岁以上”,收养权利上,则准用《民法》,赋予同性伴侣共同收养或收养他方子女的权利;同时增订“反歧视”条款,规定法院在受理同性伴侣之收养申请时,“不得以收养人之性别、性倾向、性别特质或性别认同为理由,而为歧视之对待。”  另外,有关财产制、相互继承遗产,也多准用《民法》的规定,终止双方关系部分,也比照《民法》的协议离婚,得经“双方合意”终止。  成立“伴侣盟”推动婚姻平权的律师许秀雯表示,这证明了所谓专法确实“挂一漏万、修法成本比民法还高、而且不平等”。同性伴侣只允许拥有少数相当于配偶的权利,但在更多草案以外未提及的领域,例如租税、诉讼法、劳动及社会福利,再加上外籍同性伴侣的居留、归化等,这些数百项的权利上,同性伴侣将因为不等同“配偶”身份,而需要一一修法,就会使得专法的修法成本比现行民法版本更高。  但她也乐见专法内容的出炉,“有一个具体的专法版本来对照与辩论,大家讨论问题可以聚焦,什么是歧视,什么才是平等,也才可以真正地被检验。”  来源:海外网责任编辑:

原标题:晋升中将半年后,沈金龙全面执掌中国海军  1月20日上午,海军在京举行少将军衔晋升仪式。海军司令员沈金龙宣读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的晋衔命令,海军政委苗华主持晋衔仪式。“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上述消息显示,原任南海舰队司令员沈金龙,已接替吴胜利出任海军司令员。  当日上午,沈金龙还以海军司令员的身份代表海军党委和机关,通过视频慰问在异国他乡执行出访任务的112编队和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的568编队。公开资料显示,沈金龙出生于1956年10月,上海南汇人,入伍后一直在海军服役,历任驱逐舰第10支队支队长,旅顺保障基地司令员,大连舰艇学院院长等职。2011年出任海军指挥学院院长。十八大后,沈金龙职位屡获变动,不晚于2014年9月调任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并于当年12月升任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南海舰队司令员,跻身副大军区职务之列。2016年7月,沈金龙晋升海军中将军衔。而此次晋升海军司令员,系沈金龙从2014年至今的第三次职务调整,也显示其从副大军区职务升任正职,仅用两年时间。“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沈金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八位海军司令员,也是第一位从军区副司令员兼舰队司令员直接升任海军司令员的将领。此前历任海军司令员,多有海军总部或总参谋部任职经历。如张连忠、石云生、张定发,均曾担任海军副司令员2至4年;而刘华清和吴胜利,则担任过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此外,此前两任海军司令员吴胜利和张定发,均在任职一年后成为中央军委委员,并晋升上将军衔。  沈金龙出任南海舰队司令员时,正值中菲南海问题升温之时。期间,中国实现了南海岛礁战备巡逻常态化,同时还应对了美军军舰先后四次在南海进行的“自由航行”行动。2016年7月,中国海军三大舰队在南海举行实兵实弹对抗演习,沈金龙担任演习指挥员。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他表示:此次演习是全军实战化训练座谈会后海军组织的首次重大实兵实弹演训活动,反映了军队领导指挥体制改革成果,体现了海军设计战争、设计训练的练兵思维,有力推动了海上方向实战化训练深入发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执掌海军指挥学院、大连舰艇学院多年的沈金龙,被评价为一名“学者型将领”。沈金龙担任大连舰艇学院院长期间,对学员的指挥领导能力十分重视,《军事领导科学》、《军事运筹学》等指挥职业类课程在该院占有相当比例。“美、俄、英、德等国军校都很重视对学员军事领导能力的培养,现代战争正在成为领导力的战争。我们绝不能在这场人才竞争中失去主动!”沈金龙2010年接受《解放军报》采访时表示,该院为此制定了《学员综合素质测评方案》,并鼓励学员参与管理,大范围地走上“兼职领导岗位”。“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沈金龙和他的前任吴胜利,履历也颇有相似之处。两人均曾任驱逐舰支队支队长、大连舰艇学院院长、南海舰队司令员。此番卸任的吴胜利出生于1945年,今年已72岁。其任海军司令员11年5个月,这是1950年海军成立以来,除首任司令员萧劲光之外任职最长的海军司令员。据国防部网站的报道,1月16日晚国防部在八一大楼举行2017年新春招待会,吴胜利以中央军委委员身份出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校对:郭利琴责任编辑:

分类:游戏

时间:2016-11-13 09:06:02